当前位置:黄河新闻网忻州频道 > 旅游

唐代建筑五台山佛光寺

编辑:李艳荣  |  发布时间:2019-04-09   |  来源:史志山西

  佛光寺是中国仅存的四座唐代古建筑之一(另三座为五台南禅寺、平顺天台庵、芮城广仁王庙,均在山西),位于山西省五台县城东北32千米的佛光山山腰,距离台怀镇30多千米。据史籍记载,公元478年,魏孝文帝路经此地时,机缘具足,佛光显现,瑞相万千,他当即命人在此建佛堂三间,以资供养,佛光寺由此得名。后来随着在此清修的净土祖师昙鸾,以及无名、解脱等禅僧的声名远播,佛光寺曾一度成为五台山名重一时的大刹。

掩映在绿色葱茏中的五台山佛光寺

  寺宇坐东向西,东、南、北三面环山,唯西向疏阔开朗。寺院建筑因地势建造,高低层叠,主从有序。寺内唐代东大殿位于寺院最后山腰,殿内彩塑、壁画、墨书题记均为唐代原物,院内金建文殊殿、魏唐墓塔、唐石经幢等,都是具有高度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的珍贵文物。1961年,佛光寺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隋唐之际,佛光寺已是五台山名刹,寺名屡见于传记。在敦煌石窟壁画《五台山图》中,佛光寺占据了显要位置。唐武宗会昌五年(845)灭法,寺内除几座墓塔外,其余建筑全部被毁。宣宗复法,大中十一年(857)京都女弟子宁公遇和高僧愿诚主持重建。现存东大殿及殿内彩塑、壁画等,就是这次重建后的遗物。金代于寺内前院两侧建文殊、普贤二殿。元代补修殿顶,添配脊兽;明清重建天王殿、伽蓝殿、香风花雨楼、关帝殿、万善堂等;清末普贤殿焚毁;民国初年增筑窑洞和南北厢房,始成今日规模。

发现

  在1950年代发现五台山南禅寺大殿之前,佛光寺东大殿一直被认为是中国最早的唐代木构建筑。1937年,著名建筑史学家、中国古代建筑学科的开拓者和奠基人梁思成先生根据敦煌石窟第61窟唐代《五台山图》中看到的“大佛光之寺”,与妻子林徽因等人按图索骥,来到山西探访。在他的《记五台山佛光寺的建筑》一文中详细介绍了东大殿被发现,并认定为唐代建筑的过程:

  “1937年6月,我同中国营造学社调查队莫宗江、林徽因、纪玉堂四人,到山西这座名山,探索古刹。”“到了黄昏时分,我们到达豆村附近的佛光真容禅寺,瞻仰大殿;咨嗟惊喜,我们一向所抱着的国内殿宇必有唐构的信念,一旦在此得到一个实证了。

佛光寺东大殿

  “佛光寺的正殿魁伟整饬,还是唐大中年间的原物。除了建筑形制的特点历历可征外,梁间还有唐代墨迹题名,可资考证。佛殿的施主是一妇人,她的姓名写在梁下,又见于阶前的石幢上,幢是大中十一年建立的。殿内尚存唐代塑像三十余尊,唐壁画一小横幅,宋壁画几幅。这不但是我们多年来实地踏查所得的惟一唐代木构殿宇,不但是国内古建筑之第一瑰宝,也是我国封建文化遗产中最可珍贵的一件东西。

  “我们工作了几天,才看见殿内梁底隐约有墨迹,且有字的左右共四梁。但字迹被土朱所掩盖。梁底离地两丈多高,光线又不足,各梁的文字,颇难确辨。审视了许久,各人凭自己的目力,揣拟再三,才认出官职一二,而不能辨别人名。徽因素来远视,独见‘女弟子宁公遇’之名,深怕有误,又详细检查阶前经幢上的姓名。幢上除有官职者外,果然也有‘女弟子宁公遇’者,称为‘佛殿主’,名列在诸尼之前。‘佛殿主’之名既然写在梁上,又刻在幢上,则幢之建造应当是与殿同时的。即使不是同年兴工,幢之建立亦应在殿完工的时候。殿的年代因此就可以推出了。”

  梁思成发现佛光寺时,正是在1937年6、7月间,抗日战争的全面爆发阻绝了梁思成回归之路,他索性在山中潜心研究,成为发现和认定这国之瑰宝的第一人。1941年7月,梁思成发表在《亚洲杂志》上的《中国最古老的木构建筑》一文中说:“这是我们这些年里搜寻中所遇到的唯一唐代木结构建筑,不仅如此,在同一座大殿里,我们找到了唐代的绘画、书法、雕塑和建筑,其中的每一项都是稀世之珍,集中在一起,它们是独一无二的。”

林徽因与宁公遇塑像合影

  其实,在梁思成发现佛光寺为唐代木构建筑之前,日本长期致力于中国古代建筑考察与研究的著名建筑史学家常盘大定和关野贞二位先生,从1920年开始就对中国建筑古迹做过实地调查研究,率领团队前往佛光寺考察,拍摄照片,并于昭和十四年(1939)编纂出版《支那文化史迹》,详细介绍佛光寺。但很有可能是因为参考了敦煌61窟的壁画《五台山图》——这幅20世纪初发现的、绘制于五代时期(约公元950)的壁画,图中的佛光寺没有现存东大殿的形象,取而代之的是一座二层楼阁。这就给人一种错觉,认为寺中既然没有两层楼阁,就不可能有唐代木构建筑(梁思成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但他认为图中的阁楼是武宗灭佛之前的弥勒大阁),加之两位学者没有对东大殿梁架等暗处木构构件加以仔细考察,所以没有发现佛光寺东大殿系为唐构。

修建

  现存佛光寺东大殿是唐代京都女弟子宁公遇于大中十一年(857年)布施建造的。宁公遇久居长安,信佛善施,与大宦官王守澄交往甚密。她通过王守澄的权势,用国库资金布施建造了五台山佛殿。佛光寺是唐武宗“会昌灭法”中被焚毁的寺院。宁公遇布施复建此殿,距“会昌灭法”仅几年时间。当时虽已有复佛迹象,但灭佛之势仍然尚盛。宁公遇之为必有权贵支持,而且绝非仅仅布施资财。她既是施主,必然携带营造设想和长安建筑大师参加,与当地建筑匠师结合施建。可以说,佛光寺东大殿应是唐都长安官式殿宇建筑的规格制度与当地建筑的营造技法相结合的产物,是我国唐代建筑的典型代表作。当今许多仿唐大型建筑大多都是参照佛光寺东大殿修建仿制的。

艺术价值

  佛光寺的艺术价值在哪里?仅从内容上说,木构、彩塑、壁画、墨迹四种真迹均为唐代艺术,随意拿出一件都是震憾性的发现,而佛光寺四者荟萃一堂。

东大殿翼角斗拱

  唐代木构建筑东大殿,由愿诚和尚主持、在原弥勒大阁的旧址上建成。东大殿位于寺内最后山腰,居高临下,冠于全寺。殿前两株古松树分峙左右,径及三围,枝繁叶茂。经测定,古松已逾千载,盖建殿时所植。大殿前临高坎,后倚凸峰,掘地为基,殿宇后半部就坐落在山崖之上,凿山石为柱础,迄今依然可见,毫无沉陷之虞。殿身面宽7间,进深4间,四阿式屋顶,规模宏伟,气势巍峨。殿宇平面柱子两围,前檐5间设板门,殿内置平闇(天花板),将梁架分为“明袱”和“草袱”两部分。殿周斗拱为七铺作双抄双下昂,雄伟壮丽, 朴实浑厚。梁架结构分内、外两槽,皆为月梁式,规范完善。殿顶为庑殿式,亦是古建筑中最高等级。用梁思成先生的话说,此殿“斗拱雄大,出檐深远”,是典型的唐代建筑。经测量,斗栱断面尺寸为210×300厘米,是晚清斗拱断面的十倍;殿檐探出达3.69米,这在宋代以后的木结构建筑中是找不到的。同时,大殿梁架的最上端用了三角形的人字架,这种梁架结构的使用时间,在全国现存的木结构建筑中是最早的。1980年代初期,人们在大殿门板后面发现了唐朝人游览佛光寺的留言,可见这大门应当也是唐代遗物。由此推断,这扇具有1200多年历史的门板,当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木构大门了。此外,大殿的屋顶比较平缓,用每块长50厘米、宽30厘米、厚2厘米多的青瓦铺就。殿顶脊兽用黄、绿色琉璃烧制,造型生动,色泽鲜艳。

东大殿正脊唐式琉璃

  殿内空间不大,塑像满堂,庄重典雅,众多罗汉,姿态各异,虽规模气势恢弘,格调庄严,但布局严谨,主从分明。3尊主佛位于中心部位,背光直抵天花板,文殊、普贤、弟子、金刚、胁侍菩萨等神情自然,身高多在3~4米;6尊供养菩萨蹲在佛前莲台上,举止灵敏,神态和善,虽造型丰满,但简洁得体,是我国佛教鼎盛时期的艺术精华。其中,宁公遇像是一座年约40的中年妇人像,面貌丰满,袖手趺坐,一望而知是实写的肖像,神貌俱佳,丰韵犹存,神情气质,栩栩如生,唐代艺术洗炼的优点,可见一斑。

东大殿内的唐代彩绘泥塑像

  “皮之不存,毛将焉在”,壁画与建筑是相互依存的。唐代的佛殿,很少不用壁画做装饰的。佛光寺东大殿内柱额上少数拱眼壁和佛像须弥座后,保存有我国目前仅存的61平方米唐代壁画,内容为阿弥陀佛法会、诸菩萨众和降魔镇妖图等。所用颜色除石绿色以外,其他设色,无论是人像脸部或衣饰,均一律呈深黯的铁青色。各塑像的衣饰纹路和身形姿态流畅、圆润、婉约,其飞天飘旋的姿势,尤其富有盛唐风格。壁画两端有僧俗供养者的塑像,其中之一,权衡短促,嘴两旁的胡须,与敦煌壁画中的人物为同一风格。刻画脸部和胡须的笔法,也极具汉画遗风。构图与笔法,与敦煌唐代壁画十分相似。

敦煌61窟的壁画《五台山图》

  大殿左右的四根梁底,还有几处唐人题记。“敕河东节度观察处置等使检校工部尚书兼御史大夫郑”“功得主故右军中尉王”“佛殿主上都送供女弟子宁公遇”等等,字迹仍清晰可辨,是珍贵的唐人墨迹。

保护

  赵朴初曾有诗云:“二唐寺,瑰宝世间无。千劫何缘存象法?明时自不失玄珠,沉海庆昭苏。”二唐寺即指五台山的南禅寺、佛光寺。佛光寺何以能历经1500多年保留下来?大概地处偏远、人迹罕至是主要原因。五台山是中国佛教圣地,开元盛世时,山上寺庙的数量和规模,均远非今日能比。灾难来临时,破坏是集中在繁华热闹地带,偏远处的建筑反而受到保护。

  大佛光寺,国之瑰宝。创建于北魏,“会昌灭法”遭毁,后世多次重修重建,现仅存东大殿及殿内塑像、拱眼壁画、墨书题记,寺内石幢、墓塔为唐代原物。新中国建立初期,佛光寺各殿宇被农户占据居住,严重影响国宝的安全。梁思成曾经多次上书周恩来总理,要求对佛光寺加以全面保护。1954年,当地政府另建佛光新村,将住户全部搬迁,并对寺院进行维修维护。1985年,当地连降大雨,山洪冲刷,谷岸几次塌方,逼近寺院,有关部门随即砌筑弧形石坝,拨正洪流,保护寺基。将殿后檐和东山室外逼近殿宇的土基深挖1.5~2米,以石墙抵挡土基,用片石铺砌泛水和排水通道,文殊殿内潮气大减,建筑、壁画安然无恙。

  佛光寺不仅是中国古代建筑文化瑰宝,而且是举世闻名的旅游胜地,专程来访的国内外考古工作者和旅游者络驿不绝。著名英中友好协会会长、伦敦剑桥大学教授、杰出的科学家李约瑟博士,曾经专门来此为他的巨著《中国科技史》搜集资料。如今,佛光寺的盛名早已是远扬海外、享誉世界了。(张 兵)

相关阅读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