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忻口战役:同袍御敌 烛照汗青

发布时间:2021-03-02   |  来源:山西日报

  

忻口抗战纪念墙(记者王利强摄) 

  雨水时节,滹沱河畔,108国道旁,山坡上十米多高的仿汉白玉“忻口抗战纪念墙”分外肃穆。

  忻口战役——抗日战争初期华北地区规模最大、历时最久、战斗最激烈的一场战役。

  是役从1937年10月13日开始至11月2日结束,经21天激战,以伤亡10万余人的代价,击毙日军2万余众,沉重打击了日军嚣张气焰和不可一世的骄蛮姿态,粉碎了日军“一个月侵吞山西,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妄梦想。

  鏖战期间,无论是在国民党军队的正面战场,还是共产党领导八路军开辟的敌后游击战场,中国军人体现出的同仇敌忾、共赴国难的崇高爱国主义精神永昭后人。忻口战役也以国共合作抗日的经典战例彪炳史册。

  这座纪念墙,四方墙座,正面是“忻口抗战纪念墙”几个大字,下面是一组夜袭阳明堡机场、忻口炮战浮雕,右侧是阵亡的国共部分官兵姓名,另一侧是纪念碑文。

  1937年7月7日,日军悍然炮轰北平西南的宛平城,挑起了蓄谋已久的“卢沟桥事变”。7月8日,中共中央发出《为日军进攻卢沟桥通电》,指出“平津危机!华北危机!中华民族危机!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8月25日,根据国共两党达成的协议,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9月23日,八路军总部机关在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的率领下,进驻五台县南茹村,挺进敌后,配合正面战场,开展游击战争。

  此时,侵华日军沿平绥铁路、平汉铁路向山西步步进犯,先后占领了天镇、阳高、大同、集宁各城市,接连攻陷了广灵、灵丘、涞源等城镇,纠集主力进攻山西内长城防线,企图一举拿下山西。

  在此形势下,中国军队决定退守忻口,国共两军阵前敌后集中兵力与敌决战,保卫太原。

  春寒料峭,登上忻口战役遗址最高处远眺,目之所及是高楼鳞次栉比、一片繁华的原平市,身后是荣获“全国文明城市”的宜居宜游宜创宜业忻州市。

  1937年10月13日拂晓,日军挟着占领代县、炸毁原平的汹汹气势,向着中国守军刚布置好的阵地灵山—界河铺—忻口—南怀化—大白水—朦腾一线发动猛攻。其战法是先以飞机侦察扫射,次以火炮轰击,继以装甲、坦克上阵,而后蚁群般的骑兵、步兵紧随杀来。

  忻口战役正式打响。

忻口战役中的中国守军机枪手回击日军进攻(资料照片)

  中国守军,首当其冲的是郝梦龄第九军所属各部。郝梦龄军长与所属第五十四师刘家麟师长,不顾个人安危,直接到前沿阵地,指挥部队英勇抗击日军。枪林弹雨中,全军官兵依河野战,奋不顾身。整个战场火光四起,硝烟弥漫,沙尘飞扬,举目不辨东西。

  为阻日军强攻忻口,39岁的郝梦龄军长和43岁的刘家麟师长亲临火线督战,不幸双双中弹以身殉国。郑廷珍旅长在反攻前线指挥部队收复南怀化高地时,也突遭日军机枪猛烈射击,壮烈牺牲。

  中国共产党在巴黎办的《救国时报》报道时说:“郝、刘、郑诸将军及其他许多死难将士,为了民族解放,贡献了他们最后的一滴血。他们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子孙,他们的名字,将与我国历史上一切伟大的民族英雄、革命战士的英名同垂不朽,流芳千古。”

  面对日军陆、空、炮组成的所谓“立体战争”的密集火力网,整个忻口阵地,中国守军既无飞机与日军对抗,也无高射炮予以抵抗。处于敌机狂轰滥炸和密集炮火中,忻口后沟总指挥部的窑洞被炸塌,联络各部队的电话线每天数次被炸断,甚至饭也送不到阵地上。战斗最激烈的一天,平均一个小时牺牲一个团。“宁以义死,不苟幸生”的中国军人以血肉之躯顶着日军漫天倾泻的弹药,惨烈而又悲壮。

  此时,分布于日军两翼及侧后的八路军,主动出击,灵活作战,通过破坏敌人交通运输、切断敌人补给与增援,同正面战场密切配合,协同作战。八路军先后两次取得雁门关伏击战的胜利。10月13日,第一一五师一部占领团城口、接着收复砂河镇、繁峙和浑源县城;一部收复涞源、蔚县、灵丘、广灵、曲阳、唐县。第一二〇师在贺龙的率领下,先后在宁武、代县雁门关、原平大牛店和王董堡及雁北的一些交通要道和平社车站等地,进行了10多次伏击和袭扰,并收复了宁武县城。

  八路军全部截断了日军通往后方的几条运输线后,空中运输就成了日军赖以支持进犯忻口的唯一生命线。

  多天的侦察,位于代县阳明堡的日军飞机场终于被八路军第一二九师七六九团发现。10月19日夜,年仅23岁的陈锡联团长令第三营营长赵崇德率一支精悍队伍,趁着已呈疲态的日军不备,摸进了阳明堡飞机场。随着一捆捆手榴弹扔进飞机肚子里,顿时爆炸声四起,机场内20余架飞机一架接着一架陷入熊熊烈焰之中。激战一小时撤退时,赵崇德为掩护战友不幸倒在血泊之中,光荣牺牲。

  八路军夜袭阳明堡飞机场,摧垮了日军前线的空中优势,创造了震惊中外的以步兵打飞机的辉煌战例,并以步兵消灭空军的奇迹载入史册,显示出了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机动灵活游击战术的神威,不但成为当时传遍中外的头条新闻,更给忻口正面守军带来了新的转机。

  日本《大阪新闻》哀叹:“忻口之战,连续总攻6次,支那军顽抗,甚为失望。其后方八路军袭扰,粮秣汽油俱绝,深为陷溺,官兵厌战心理充分表露。”

  就在忻口守军重新部署兵力,准备席卷日军之际,风云突变。10月26日,号称山西东大门的娘子关天险失守,山西抗战形势急转直下。11月2日,忻口守军接令停止反击,撤出阵地,退守太原。自此,忻口战役宣告结束。

  当年的指挥所第九号窑洞现在已经开辟成爱国教育展览室。展板上,珍贵的黑白照片图文并茂地再现了当年的烽火硝烟。忻口村党支部书记赵培俊说,新建的村便民服务中心设计成窑洞的形状,“就是为了铭记历史,让并肩保卫家园的基因,一代代传承下去”。(记者王利强)

八路军一二〇师配合友军袭击敌之侧翼(资料照片)
 
[编辑:李艳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