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春雨飘

发布时间:2020-04-27   |  来源:忻州日报

  村里的杏花开了。清晨散步时从树下经过,芬芳馥郁的幽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抬头一看,如云似霞的杏花在湿润的雨雾中悠然地盛开着,小巧玲珑的花瓣宛若含羞少女娇嫩的脸庞,粉里透白,白里泛红,花蕊间晶莹剔透的露珠在春阳下还隐隐闪烁着微光。一阵和风吹过,纷纷扬扬的花瓣在空中翩翩起舞,展露着迷人的风姿,像极了齐白石老人笔下极具诗情画意的丹青水墨,我不禁沉醉其中,遐思翩翩。

  登高环望,一树一树的杏花相拥相融,整个村庄仿佛被一团团粉色云雾笼罩,还有那潺潺流水,亭台楼阁,黛瓦粉墙,乡野人家,共同勾勒出一幅如梦如幻的烟雨杏花图。当代著名作家余光中在他的散文《听听那冷雨》中写道:“杏花,春雨,江南。六个方块字,或许那片土就在那里面。而无论赤县也好,神州也好,中国也好,变来变去,只要仓颉的灵感不灭,美丽的中文不老,那形象磁石般的向心力当必然长在。”杏花时节的春是一幅立体的画,是一首隽永的诗,是一支婉转的歌。

  在杏花盛开的季节里,如期而至的霏霏细雨给大地披上了一层水雾氤氲的薄纱,那原本清晰明朗的盎然春意也因此变得朦朦胧胧,若隐若现。斜风细雨,溪泉淙淙,杨柳成荫,莺啼燕喃,在这大好春光里,杏花树枝头也压满了倾情绽放的花朵,这片似霞非霞、似雪非雪的花海引得蜂蝶纷至沓来,争先恐后地参加这场盛况空前的花宴。

  “春风不肯停仙驭,却向蓬莱看杏花。”杏花既有“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的清高,“谷口春残黄鸟稀,辛夷花尽杏花飞”的寂寥,又有“屋上春鸠鸣,村边杏花白”的绚丽,“谁知艳性终相负,乱向春风笑不休”的风流。正是因为它的如此百态,才引得历代文人墨客纷纷为之陶醉。“日日春光斗日光,山城斜路杏花香”,李商隐笔下的杏花在奔向山城的路边散发着芳香;“林外鸣鸠春雨歇,屋头初日杏花繁”,欧阳修笔下的杏花在春雨过后的乡间开得纷繁旺盛;“乱点碎红山杏发,平铺新绿水苹生”,白居易笔下的杏花在南湖湖畔更是吐艳争芳,明丽动人。

  杏花,是春日的宠儿,是希望的使者,她凭借光阴的妙手,以明媚的容颜和清韵的诗意装点着美丽的世间。若人生的境遇也如这春日的杏花一般,处处流露着昂扬的朝气和蓬勃的生机,那该是何等的快意啊! (钟 芳)

[编辑:李艳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