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县农民画 炉火耀紫塞

编辑:李艳荣  |  发布时间:2020-02-21   |  来源:忻州日报

  上世纪八十年代,代县农民画声名鹊起,张俊老师的一幅《炉火照天地》红遍了雁门关内外,带动了一批投身于农民画创作的画家。据说鼎盛时期有三百多个农民加入到农民画的创作队伍中,产生了一批绘画精品,这些作品走出了雁门关,走进了北京城,甚至漂洋过海代表国家进行对外的文化交流。其后不久,代县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现代民间绘画画乡”,此殊荣山西仅此一家。

  代县在历史上称为代州,是所在区域的政治文化中心,领繁峙、五台、崞县三县作为州治所,人文荟萃、精英群集,加之域内又有“中华第一关”——雁门关,更是成为了南北贤士往来云集、东西才俊相与酬和之地。

  正如炉火要不断加炭才能使熊熊火焰持久,代县农民画亦是如此。而眼下,经历了火光冲天、光彩夺目的繁花烂漫之后,代县农民画走向了沉寂,那团炉火也已化作了南山上的青烟,逐渐远去。

  当凤山秋月被雾霾遮蔽,当夜雨尚有而南楼不在,代县人还能岁月静好吗?

  在九龙观的那个夜晚,笔者见到几个跃跃欲试,准备给炉火续炭的人。那是几个不在公门的“农民”,由刘锁文牵头,最后一拍即合,决定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千秋伟业”——做代县农民画的传薪人。雁门关下、滹沱河畔,有几个不是或世代务农,或耕读养家的农民?农民就要做农民的事情!

  炉火是张俊老师烧起来的,复兴代县农民画的大旗,也必然还要张俊老师来扛。刘锁文提议马上向张俊老师汇报,不过要先斩后奏,于是连夜拉了一个“代县农民画群”。张俊老师是名冠华夏的大画家,家事公事事事繁忙,是否还有精力来举旗呐喊、振臂高呼都未可知,除了锁文谁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后来,直到张俊老师坐在“代县农民画”的讲堂上,大家心中的石头才落下来。其实,张俊老师怎么能不为代县农民画的没落着急?之前跟张俊老师遇到,我们两人谈起代县农民画的现状,张老师满目哀愁、一脸无奈,他的心比谁都急!

  老子讲过:“无为而无不为。”势不成时,为即是妄为,势若成时,当为则为。如今,是海晏河清、见龙在田的时候了,扛旗的、打柴的、添火的、端炭的、倒灰的……都该行动起来了。

  每个地域文脉的延续,总有一些不计得失,用血肉臂膀拉起时代马车奋力奔跑的人。他们有的或许身居公门,却依然热心公益,代县王天太就是其中一位,他在振兴代县农民画的艰难征程中提供了大力帮助。事实上,如果政府和民间能够形成合力,重振代县农民画指日可待。

  月出紫塞,星耀雁门。当代县农民画的炉火再次点燃,冲天火焰染红紫塞,谁能不为这座千古名关下生生不息的人民所折服?(雁门道子

相关阅读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