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黄河新闻网忻州频道 > 要闻

【寻找共和国同龄人】乔宝毓:守护“星星”的老兵

编辑:李艳荣  |  发布时间:2019-07-17   |  来源:黄河新闻网忻州频道

乔宝毓老人近照

  编者按:为迎接祖国70华诞,大力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全面展示建国70年来山西省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伟大成就,根据中宣部组织开展的“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型主题采访活动要求,和山西省委宣传部、山西省委网信办宣传计划,由山西省委网信办指导,黄河新闻网将开展“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寻找共和国同龄人主题宣传报道活动。活动在全省范围内寻找70位共和国的同龄人。通过讲述他们70年来个人经历、难忘记忆等内容,来反映时代发展、社会进步,书写人生之美、抒发家国情怀。

  (文/图 张俊赟 王呈祥)

  2019年1月21日13时42分,长征十一号遥六火箭冉冉点火升空,成功将4颗卫星送入预定轨道。面对着这一镜头在电视里播出的画面,乔宝毓的眼眶湿润了,并喃喃自语道:“145颗了,145颗了……”

  老人虽然身体不好,但酒泉发射卫星,他每次都要关注。据他统计,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已成功将145颗卫星、11艘飞船、11名航天员送入了太空。

  秉持初心 不惧苦寒

  乔宝毓是忻府区六石村人,1964年12月参军。由忻定盆地去到戈壁滩,他当时还有点儿不适应。那儿黄沙遍布、干燥荒凉、冬天特冷,一到10月就得穿棉衣,进来出不去,生活非常艰苦。记得到达部队的第一个星期,每天流鼻血不止,而且适应不了那儿的碱性水,喝上肚子不舒服;那个地方不能种菜、也没有水果,缺少维生素的人们头发枯黄、皮肤干裂。由于忍受不了西部恶劣的环境,和乔宝毓一同参军的两个忻州老乡都提前回家了,乔宝毓则默默地留了下来,因为他知道,自己参加的部队曾是抗美援朝第20兵团,如果自己当了逃兵,那就玷污了这支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队伍,那就违背了自己参军时的初衷,再苦再累也要把工作做好。

  过了一段时间,乔宝毓才获悉,这支部队是个军事绝密单位。作为一名参核试验军人,这里的一切对亲人都不能在信上说。

  这支部队实际上就是酒泉卫星发射基地,位于河西走廊的西端,气候干旱,寸草不生。说到这里,许多人以为该基地就在甘肃省酒泉市,笔者也是这样认为的。乔宝毓却笑着说:“到了酒泉倒条件不错了,其实在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境内,离酒泉还有600里之遥。”笔者揣测,当时以“酒泉”命名,也许是因为保密的缘故,故意避开真实的地址;还有,那就是在茫茫戈壁,人烟稀少,很难选一个有知名度的地方,而酒泉与发射基地又距离最近(尽管还有几百里)。

英姿飒爽

  几经任调 保护卫星

  当时的酒泉发射基地建起来才6年,真正实质性运行起来仅仅2年,可谓起步阶段。乔宝毓被分在警卫团2营5连,从事发射基地的保卫工作。由于当时建国不久,敌特分子经常捣乱破坏、刺探情报,阶级斗争形势异常严峻。乔宝毓时刻绷紧神经,严格遵守保密制度,认真站岗放哨,确保科研工作能够正常进行。当时技术部门的人员大多在地下室工作,警卫团则在地上,冬天寒冷,夏天蚊子咬,很辛苦,5连被人们称为“基地尖刀连”。由于工作认真且出色,他历任副班长、班长、排长。1969年后,2营由保卫性质改为从事生产。该年,乔宝毓也被派到甘肃定西一带的花海农场实行军管。名为“花海”,哪有花儿,连棵草都难以看见,但他却以苦为乐,干起工作来照样一丝不苟。第二年,他就又被重新调回到酒泉发射基地,任警卫团教导队队长。1971年,上级命他去4营11连当连长,短暂的几个月后,他又被调到国防科工委教导大队,部队驻在西安美术学院内,1972年,该大队被扩编为营级单位,乔宝毓先任参谋,后任教员。1974年七、八月间又被调回酒泉教导大队,任军事教员,为警卫团培养了不少班长、排长,为基地培养了不少骨干。1980年,乔宝毓终于被调回阔别16年之久的忻州老家,任岢岚25基地(今太原卫星发射中心)教导大队当参谋,兼管行政。“在部队的这些年,是我人生当中最珍贵的回忆,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乔宝毓感慨地说道。是啊!一个人把一生最宝贵的年华都奉献给了部队,献给了国防科工,是部队这座大熔炉锻炼了他。在酒泉卫星发射基地,他见证了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以及中国第一颗返回式卫星的成功发射,虽然他没有直接参与卫星发射工作,但却在背后默默地守护着它,卫星发射成功,也有他的一份子。

认真写作

  心贴人民 服务百姓

  1981年,乔宝毓脱下戎装,依依不舍地离开部队,转业到忻州地区外贸工矿公司,任办公室副主任。后来被忻州地区组织部抽调到静乐县,调查该县在“文革”期间的“打砸抢”事件。当年静乐县抓“三特”、斗走资派、行凶杀人、刑讯逼供达到了顶峰,许多无辜者的血泪洒在这片土地上,据统计,死亡104人,伤者无数,是忻州地区武斗最为严重的县之一。乔宝毓继承部队时的工作作风,认真核查每一个案件,热情接待上访户,经过2年零7个月的细致工作,终于把这个震惊全省的“文革”遗案调查清楚,并向地委组织部作了详细的汇报。回到原单位后,被提拔为地区外贸工矿公司副经理。1991年,调该单位基地公司,任副经理。1996年,任基地公司书记,期间还被抽调到定襄县横山乡,从事“打团扫恶”工作,荣获三等功一次。2005年,光荣退休。退休后,由于外贸部门效益低迷,员工工资都发不出去,他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尽管自己的工资也十分微薄,但他谢绝了外面的一些高薪聘请,决定继续义务为公司服务,直至2016年,还为公司的党务和档案工作忙碌着。

  退休的这十几年里,别人都在养花种草、喝茶聊天,过着悠闲的退休生活。但乔宝毓却坐不住,面对复转军人待遇低的现状,他带头为忻州的复转军人鼓与呼。在他和其他战友的不懈努力下,再加之之后党中央高度重视退役军人的权益,复转军人的待遇有了很大提高。

  笔者问乔宝毓现在每月能拿多少钱,他笑眯眯地说:“4000多,知足了,知足了。”但遗憾地是,爱人前几年不幸去逝了,没有赶上现在的好日子。“所以我现在一定要保养好身体,看看祖国将来变得是不是比现在还要更好……”乔宝毓说这话的时候,深情地望着窗外林立的高楼大厦以及飞驰的车水马龙……

荣获忻州市商务局机关党委“优秀党务工作者”

荣誉证书

 

相关阅读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