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黄河新闻网忻州频道 > 人文

【悦读】关于黄河的遐想

编辑:李艳荣  |  发布时间:2019-03-04   |  来源:忻州日报

  黄河之于我始终是神圣的,缘由有三,其一它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其二妻子的家乡是处于黄河边的河曲——一座被黄河环绕的幸福小城,所谓常见常思;其三便是因为一种文人的“黄河情结”,黄河在我心里有着历史的厚重与深沉,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耐人寻味,有着波涛汹涌的壮阔,也有曲折蜿蜒的柔情……

  就在近日,笔者有幸近距离地凝望、触摸、感受了作为华夏文明摇篮的黄河的雄浑、博大。

  傍晚,站在黄河岸畔河曲县界、“鸡鸣三省”处——走西口亲人送别的最后一站,我来了,带着多年的心愿和激动的心跳,大步迈向这条黄色的大河。

  10米、5米、1米,难以置信我竟然离黄河这么近!大口呼吸着宽广的大河上充满浓重黄土泥腥味儿和厚重历史气息的空气,我兴奋地自言自语:黄河!我来了!刹那间,精神为之大振。

  伫立河畔,静静地看着这条黄色的大河不知疲倦地不缓不急地流过,便自然地感受到了黄河的博大,想到了历史车轮的滚滚向前。而黄河就是这历史巨轮的见证者、推动者,这个过程是漫长的,犹如黄河水数千年来日日夜夜不知疲倦地流淌,所谓岁月如河。黄河母亲就像是一位历史智者,以思想者、诗人的身份,用欣喜、赞赏或忧伤、悲愤的目光,注视着一个个朝代的兴衰成败;以高亢、激昂或婉约、细腻的笔触,书写着一代代的风流人物。宛如这滚滚黄河水,一个朝代接着一个朝代就这样地奔腾而去。那一个个或壮烈或缠绵的故事已融入了这浩荡的河水,融入了母亲河博大的胸怀,不是吗?你看那河水中一圈儿接着一圈儿的神秘的深深的漩涡和着那低沉的涛声,就像是在向今人讲述着一个个浮现在历史光影中的鲜活故事。

  这条宽广的有着特殊颜色的大河以磅礴的气势给人以力量。黄河壶口瀑布的奔放遒劲使人震撼,河曲县界的黄河较为平缓,印象里总给人一种静美的感觉。天下黄河一个颜色,黄河黄、黄土黄,你看它这独一无二的颜色,该是百分百地吸收了黄土高原特有的刚毅、豪放的养分吧。因为吸收充分,竟使其颜色也同宗同祖,黄得正宗、黄得硬气。

  再看那与黄河终年相伴、不离不弃的座座山峦,那坚硬如铁的层层外衣,硬是让黄河水日夜冲刷、精雕细刻成一层层深邃的波纹,成为黄河岸畔特有的历史文化风景线。而这样的力量胜似鬼斧神工,与河中深不可测的漩涡一同经历了风雨的磨砺,见证着历史的变迁和岁月的沧桑。

  黄河又是温情的。你听那首百年来口口相传,回荡在晋陕蒙交界地带的经典民歌《走西口》,直白朴实地讲述了生活在交通闭塞、土地贫瘠、十年九旱的艰难环境中的晋西北人民恓惶无助的生活。为了谋生计、讨饭吃,汉子们横下一条心过黄河、出长城、走口外,开阔了新视野,闯出了新路子,形成了中华大地上特有的经济、文化现象。而惟有黄河之水的滋润,才使“二人台”这种流传于民间的山曲小调升格为独树一帜的珍贵的艺术品种。

  可以想象的是,在没有现代交通、信息工具的时代,汉子们抛下妻儿老小,背井离乡的时候,定是一步三回头、清泪两行流。虽然理想美好,但在去往有地种、有饱饭吃的内蒙大粮仓的路途中,征途遥远,满目荒凉,且野兽出没,只有经历常人难以忍受的艰难困苦,方能安全抵达。在这般境况中,旅途中的汉子们不时惦念着家中的妻儿老小,由于路途遥远、苦累难耐,不禁回望那越离越远的黄河,思绪万千、情为所动,便会你起一句我跟一句地,用晋西北汉子那特有的粗犷嗓子吼出内心的牵挂。一方面以排解思乡之情,另一方面也是为自己鼓劲打气;在家的婆姨们更是时刻思念着外出寻活路的丈夫,常常到黄河边踮起脚眺望着丈夫远去的方向,泪蛋蛋止不住地往下流,不禁也会柔情脉脉地吟唱那感天动地的动人情歌:“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实难留……”这些吟唱都是见什么唱什么,想什么吼什么。如此自由、灵活的酣唱,将本真的情感和音乐表现得淋漓尽致、别具一格。而都是因了黄河深厚文化底蕴的滋润,这种简单的吟唱便自然地添加了文化的元素、动人的曲谱,使其成为了黄河文化中的一颗明珠。

  对于博大而神秘的黄河,我始终心存敬畏,经常见到,但每一次都似乎是初见,每一次都心潮澎湃、思绪万千,总有想不完的话题,写不完的文字。谨以近日写的一首小诗结尾,聊表情怀:

如果可以

我希望

沿着黄河古道

来一场远足

迎着朔风

与萧索为伍

大步向前

找寻历史厚重的脚印

如果可以

我只想变成一粒泥土

守候于黄河旁

让灵魂

栖息在历史的光影中

相关阅读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