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黄河新闻网忻州频道 > 要闻

定襄小伙研发出电吉他效果器

编辑:李艳荣  |  发布时间:2018-08-10   |  来源:山西晚报

王玮(右)和乐手正在探讨产品的情况

人生理想

  王玮的目标并不是做中国最大的效果器生产商,而是希望进一步提高产品质量,突破创新,成为“中国最好”。

  位于山西定襄县城的南王乡,是中国北方的典型乡村,与外界接壤的是一条乡村道路,路两旁的玉米与人齐高。8月5日,记者按着导航到达目的地时,入眼的就是成片的庄稼。愕然之余,在王玮的电话指引下,车子一头扎进了一条小路颠簸前行,两旁郁郁葱葱的玉米迎风摇摆,似在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

  打响中国电吉他效果器第一人、全球演唱会现场使用的电吉他,几乎都有他的产品;崔健、汪峰、许巍、谢天笑等摇滚大腕都是他的用户;产品远销英国、美国等十几个国家,仅美国就有6家公司在做他的产品代理……2012年伊始,王玮在家乡南王庄修建了工厂,并把自己的梦想扎根在了这片土地上。

  是才华?还是梦想的力量?王玮的成功有哪些值得借鉴?记者来到这个偏远小镇,探访这个顶级电吉他效果器的诞生地。

兴趣爱好打开了通往“王国”的大门

  上世纪80年代,摇滚乐风靡大江南北。电吉他一开场时震耳欲聋、动人心魄的超高音,会瞬间征服一个又一个孩子狂热的内心。上中学时一个偶然的机会,王玮看到了一场摇滚演唱会,给他内心留下了强大的震撼。

  上高中后,在王玮的竭力撺掇下,他和几个好友成立了学校青纱帐乐队,他是吉他手。清贫的家境和偏远的县城,给王玮几乎提供不了多少音乐的土壤。但,即使如此,王玮仍无比迷恋电吉他响起时瞬间引爆的激昂乐声。

  随后,王玮开始尝试自己动手制作电吉他和效果器。电吉他效果器是改变吉他原有音色或叠加音响效果的设备,它是一把电吉他的灵魂所在。当时没有木材,他就从村里找不易变形的核桃木;不会打磨,他就去缠着木匠学习;没有做品丝的铜,他就用竹签打磨代替;没有拾音器,他就找来旧的继电器改装……此时,王玮上学时收获的扎实物理知识和对电吉他的喜爱,以及在电脑论坛上的零碎学习,竟让他亲手制作了自己的第一把电吉他和效果器。

  自此,音乐之梦一发不可收。无形中,学业有了耽搁。要知道,对于一个农村孩子来说,或者对一个农村家庭而言,上大学可谓一家人的梦想。

  2001年,王玮高中毕业,辍学在家。青纱帐乐队解散,伙伴们背起行囊外出求学。只有王玮在家乡继续琢磨自己的电吉他效果器。

  村里人说他是“怪人”,家人也不理解。

  在儿时伙伴或羡慕或嘲讽的眼神中,王玮怀揣着四处借来的一万元钱,只身去了北京。

  临走前,王玮把亲手做的第一把电吉他锁在了家中,钥匙随他一起闯荡北京。在他心中,终有一天,这把电吉他将重见天日。

他的效果器拥有独特的音色获得许多乐手的赞赏

  昏暗的灯光下,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屋子里,一个黑瘦的小伙子蹲在地上,各式各样的工具和电子配件堆满了房间,几乎无下脚之地。放眼望去,各个年代的音响、琴弦、吉他琳琅满目……只见他手里不停地鼓捣着电路板,一会儿安上去,一会儿又拆下来,眼睛一刻也不曾离开手上的物件,一鼓捣就是一晚上。这样的场景,深深印在了王玮爱人刘霞的脑海里。

  两人刚到北京时,居无定所。“刚到北京时,困难挺多的,带的钱很少,住的地方也没有。一开始不知道怎么找房子,在公园长椅上呆了两天。”刘霞说,有一次深夜,他们在马路边坐着玩手机,直到第二天早晨环卫工人提醒他们手机掉地上了,两人才意识到不小心睡着了,就这样度过了一整夜。后来,两人在北京六里桥附近租了一间月租300元的小房子,正式开始了北漂生活。

  王玮告诉记者,去北京之前,他拿着自己做的电吉他效果器去太原找过琴行老板,老板觉得很惊奇,对他自制效果器的音效大为赞赏。但那时候做的效果器没有外壳,并不像一个真正的产品,音效方面也有待完善。于是,在北京的小天地里,王玮开始埋头钻研。

  北京的乐手聚集地霍营,是王玮的“大本营”。他整天呆在这里,谁有困难他都会帮忙,为了让乐手给自己的效果器多提建议,免费给乐手们修琴。其他的时间里,他则拿着自己的效果器去琴行一家一家推销,但几乎无人认可。

  偶然的一天,经过琴行老板引荐,王玮得到了给崔健修琴的机会,顺势将自制的效果器拿给崔健试用。没想到,崔健对王玮的效果器赞不绝口。讲到这里,王玮自豪地拿出公司的产品宣传册,上面崔健为他题写的“加油!”字样赫然醒目。

  有了崔健的引荐,王玮开始与越来越多的知名乐手接触,邀请他们试用自己的效果器。因他对音色有近乎偏执的追求,再加上不放过每一个细节的“匠心制作”,他的效果器拥有的独特音色获到了绝大多数乐手的赞赏。也是从那时起,王玮开始借钱、贷款,批量生产自己的效果器。

雄心点燃暗下决心争取达到国外效果器的标准

  上世纪50年代,摇滚乐率先在欧美国家火爆;上世纪70年代,电吉他效果器逐渐被发明。王玮说,做效果器,国内比不上国外。2004年,王玮参加了北京、上海等地的乐器展,参加展会后王玮才发现,自己的产品是当时国内唯一自主研发的吉他效果器。这一点让王玮无比自豪,同时他也暗下决心,一定要提高效果器的性能,争取达到国外效果器的标准。经过不懈的努力钻研,王玮的效果器各方面性能不断提高,在北京音乐圈的名气也越来越大。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王玮在北京昌平开起了第一家效果器小工厂,命名为“biyang”(比洋)。“一是向自己最喜欢的乐队Beyond致敬,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希望我的效果器能和国外做的比肩。”

  2012年,事业蒸蒸日上的王玮放弃了北京的都市生活,把厂子开回了自己梦想开始的地方。在离定襄县城不远处的一片玉米地里,王玮盖起了一间不大的厂房,比洋效果器每天都在这里生产着。由于王玮定期会去参加展会,再加上产品的高质量和创新性,国外的订单也源源不断地找上门来。“美国、巴西、英国、俄罗斯……”在办公室,王玮翻看着厚厚的一沓国外订单,记者看到,订单上的国家几乎没有重复。王玮介绍说,他的效果器目前大约80%都销往国外的经销商或当地的琴行,由于效果比国内其他生产商都专业,价格却比国外低30%—50%,比洋效果器在全球各地的销路都不错。“只要有电吉他、吉他手的国家,就有比洋效果器。”为了达到出口的标准,效果器生产过程中使用的所有材料,甚至是印刷外壳标志的油墨都是环保材料,并且都通过了欧盟标准。

  王玮说,比洋效果器原本是纯手工制作的产品,焊接芯片要用镊子将细小的元件一颗一颗粘上去,耗时费力不说还容易出错。不久前,王玮引进了一台焊接元件的机器,大部分元件都通过机械手臂被放置在主板上焊好,只有小部分焊接和组装的工作需要手工来完成。这样一来,大大提高了比洋效果器的生产效率。

  不仅如此,效果器生产出来后,王玮要求每一块效果器都要统一进行通电老化,以测试效果器的运转情况。为了让效果器更能符合乐手使用的要求,王玮还特地请来当地的乐手,给每一块效果器调试音效。

  在展示间内,王玮展示了2017年上市的新产品。这块效果器打破了之前用电线串联多块效果器的模式,而是相当于将七块效果器直接合成一块。王玮的弟弟说,他们给这块效果器做了编程,设计了效果存储功能,不仅减小了体积和效果损耗,更方便了乐手使用,省去了连接电线的麻烦。目前,这种技术是世界首创,王玮已经成功申请了专利。

恬淡生活让他重拾最初的梦想

  如今,王玮虽然大多数时间还是在厂子里忙碌,但乡间的恬淡生活也让他渐渐重拾起自己最初的梦想。

  他把北漂时喜欢的音乐氛围搬到了小城定襄,找到20年前一起组乐队的老友,开了一间别有情调的小酒吧,取名为“牧马河畔”。每到晚上,舒朗的弹唱从这里传出,在宁静的小镇上空飘荡。

  不大的舞台上,电吉他、木吉他、木箱鼓、非洲鼓以及各种电子设备应有尽有。王玮的朋友坐在麦克风前,抱着吉他,深情地唱起他们当年最喜欢的歌曲,当地许多热爱音乐的年轻人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这间小酒吧里,所有的音响、话筒包括各种调音设备都是王玮挑选安装并且调试的,他那股喜欢钻研动手的劲头和对音色的敏感让“牧马河畔”拥有了最专业的设备效果。演出间隙,王玮还时不时跑上舞台,为朋友调音。

  除了音乐,王玮还有一个爱好就是看电影。于是,他在工厂后面的空地上修起了一座拥有12m×6m大屏和影院级放映设备的“电影院”。“前几天,我们邀请附近村子里的好多人来这里一起看世界杯,朋友们都说,有这高清的大屏幕,球员的每个动作都看得一清二楚。”话音刚落,王玮就跑上了控制台演示大屏效果。

  三五好友,音乐和影院,这就是王玮心里的一方净土。在院子里,王玮花了几天时间爬上爬下,敲敲打打,给8岁的女儿修建了精美的秋千和树屋。偶尔,一家人或垂钓或荡秋千,或在“影吧”中,观赏着电影中的世事百态……

  对于现在的生活,王玮非常满足,对金钱他并没有狂热的追求,他的目标并不是做中国最大的效果器生产商,而是希望进一步提高产品质量,突破创新,成为“中国最好”。

  音乐是王玮追逐梦想的翅膀,也是他打开成功之门的钥匙。如今,他终于用他的成功回归了自己最初的梦想,再也不必锁住心底的热爱和追求。站在“牧马河畔”的舞台上,和他的伙伴们一起,用他最爱的Beyond的歌曲表达着他的内心。“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记者/赵德伟)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