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黄河新闻网忻州频道 > 人文

忻府区有名的“象棋村”——西张村

编辑:春晓  |  发布时间:2018-05-04   |  来源:忻州日报

  当你乘车或步行,从忻府区西张乡西张村热闹繁华的东西大街穿过时,无论在什么季节,你都能够看到在大街的两边总有这么几群人:不管男女老少,都围着象棋盘指指点点,你一言我一语,看上去情绪十分激动……不错!这就是忻州市忻府区有名的象棋村——西张村。村里的老百姓热爱象棋、痴迷象棋,已有数百年的历史。源远流长的象棋文化,群众体育文化,正在西张村代代传承,发扬光大。

  带着对西张村象棋文化的好奇,笔者于万物复苏、嫩柳吐翠的仲春季节,专门来到西张村,“观战”了大街两侧的棋摊,与一些象棋爱好者进行了短暂的交谈,并特别拜见了西张村最知名的棋手——农民象棋大师文春保先生。

西张村村民正在下象棋

  文春保先生居住在西张村中心一个干净文雅的四合院内。今年64岁的他精神矍铄,身体硬朗,且十分健谈。文春保从读小学时就开始跟着村里的老人学习象棋,揣摩技艺。上世纪70年代,他在原忻府区水泥厂工作,后于80年代辞去工作,回村种地,同时做一些小本生意。尽管工作有变化,家庭负担重,但他对象棋却始终兴趣不减,痴迷其中。在1994年6月忻府区举办的首届农民运动会上,文春保凭借高超的技艺,勇夺第一名。

  “我从小热爱下象棋,看父辈们茶余饭后围坐一团下棋是我每天最喜欢干的事,还时不时会和他们下几局。在水泥厂工作期间,我还专门花钱订购了当时很流行的一本象棋杂志,叫《北方棋艺》,从中学习下棋技巧。在厂里、村里几乎没有什么对手后,我一有空闲就到忻府区当时的东风电影院棋摊上与城里的高手们下棋。那时棋摊规定:下一盘棋赢者不出钱,输者出五角,我赢时居多。就这样,经过十余年的学习揣摩,与高手过招,我的象棋水平又有了很大提高。之后,我利用经商出差之际,还到太原小店区与那里的高手过招,切磋技艺。那里高手甚多,其中有不少是参加过山西省象棋比赛的棋手。到如今,我的年龄大了,记性远不如过去好,下棋次数也远不如过去多,但心里对象棋的爱好一如既往,始终不渝。”

  文春保告诉笔者,西张村群众爱好象棋已有数百年的历史。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为推进西张村象棋文化体育运动的深入开展,在每年的农历正月里都要在全村组织象棋比赛。当时西张村就有一批群众公认的象棋高手,每年村里进行象棋比赛,前3名基本上是从这些高手中产生。西张村前3名,参加全乡象棋比赛,不出预料,全乡的前3名,仍然是西张村推荐上来的这三人。

  “我们这几个人在一起下棋,切磋棋艺,一盘定胜负,谁胜继续下,谁败则由下一名接替,继续下。在冬天或者农闲的时候,一上午甚至是一天就是这样进行下去。在谁家下,就在谁家里中午喝顿小酒。为总结当天输棋的原因,我们在晚上回家后,都要进行深入思考,寻找转败为胜的措施和办法,争取在第二天下棋的时候能够获胜。通常我们把这叫做‘复盘’。”文春保说。

  “村里除去你们这些高手外,其他群众表现如何?他们莫非就是整天在看你们下棋吗?”笔者不解地问。

  “不是的,村里群众也在下,不光看我们。西张村共三千人,能够接近我们这个水准的也够三、四十人,还有上百人水平也不错,也经常和我们下棋,大家在一起相处很和谐。”文春保对笔者说。

  象棋是一项体育文化运动,但对于很多对象棋不感兴趣的人来说,下象棋一带不来任何经济效益,二来又白白消耗时间,一盘完了,再开一盘,没完没了,可是为什么西张村很多群众对这一文化体育项目却如此痴迷,如此乐此不疲呢?

  据说,象棋最初起源于我国的战国时代,到秦汉时比赛规则已经完善,并由汉初大将韩信重新制定,棋盘中间的四个大字“楚河汉界”已经说明问题。这说明象棋从最初设计开始就是以输赢为标志。在村里下棋,虽没有物质作为鼓励,但输赢挑战的却是一个人的“脸面”,还有对生活的信心。赢者兴高采烈,踌躇满志,信心爆棚;输者灰头土脸,低眉不语,垂头丧气。可以说象棋比赛时刻挑战着人的自尊,激发着人的战斗力,让人不断向着高深的技艺迈进。

  “要想保住面子,就得勤学苦练。”谈到下象棋的秘诀,文春保这样说。这句话不无道理。西张村处在忻州城东南7公里处,又是西张乡政府所在地,与闻名三晋的禹王洞相距10公里,地理位置优越,老百姓生活比较富裕,大家比较重交际,而平时的象棋比赛就是决定交往水平的重要手段之一。在西张村老百姓的心里,谁下棋技艺高超,谁赢了,谁就为自己赢回了面子,广交朋友,获得了村民的尊敬。而要技艺高超非得勤学苦练不可,非得长期坚守不行。可以说要在西张村象棋界站住脚,智慧、勤奋、耐力,缺一不可。

  “我之所以走到现在,在十里八村受人尊敬,主要就是我下棋的水准得到了全村的认可,特别是棋友们的认可。要想下好棋,就得虚心学习,不断在岁月中磨练自己,永不言败。此外,精益求精的态度也很重要。对于下象棋来说,每一步都不能大意,卒子虽小,但最不可丢掉的就是卒子。谁若丢掉卒子,就可能导致前功尽弃,满盘皆输。”文春保说。

  象棋这项文化体育运动,在西张村源远流长,老百姓乐此不疲,虽不曾给村里群众带来经济效益,但却带来纯洁简朴、积极向上的村风民风;带来和谐尚文、自强不息的精神文化;带来勤劳智慧、坚韧不拔的人文特质。有数字显示,改革开放以来,村里发生的民事案件、治安案件和刑事案件均在千分之一以下,为西张乡各村乃至全区各村的最低值。全村群众脱离低级趣味的嗜好,将业余爱好转向了象棋。数十年来,西张村全村一心一意谋发展,在下象棋之余,把豆腐干产业做强做大,畅销三晋,“正宗西张豆腐干”成为山西“名食”。

  “我生于西张,长于西张,对西张和象棋一样,感情深厚。西张水土给了我勤劳智慧的头脑,象棋却让我充实了精神生活,交了不少棋友,活出了自己的精彩,实现了人生价值,感受了另一种人生。”文春保说。

  我国传统象棋已列入国家78项文化体育运动之列,象棋文化已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我们期盼西张村的传统象棋文化,能够在底蕴深厚的西张村再掀高潮,开出绚烂之花。也希望像文春保先生这样的农民象棋大师能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为建设美丽乡村添砖加瓦。(张斯直/文

 

相关阅读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