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黄河新闻网忻州频道 > 评论

“十年古会”承载乡村文明建设

编辑:聂鑫  |  发布时间:2018-03-04   |  来源:黄河新闻网忻州频道

  ——对偏关县天峰坪杨家岭村首届文化节的思考

 

  文/梁生智  

  2018年2月23日至26日(农历戊戌正月初八至十一),以“共建乡风文明 同谋乡村振兴”为主题的首届偏关县天峰坪镇杨家岭乡村文化节暨传承祖训文化十年古会在杨家岭举办。期间,浓浓的民俗文化,丰富的民间文艺演出令人充分感受到了“年味”,尤其是见多识广的各路记者都大呼过瘾。纷纷表示,这才是过年。认为,这才是“春节”文化。

  “杨家岭乡村文化节”已经圆满结束。但是,令人想到的应该不仅仅是其热闹的场景,红火的场面,而是其带来的深层次思考:乡村的文化文明建设!

  说实话,“杨家岭乡村文化节”从形式到内容并没有特别新的东西,主体和更多的就是原本就在乡村百年,甚至千年流传的内容和形式。比如,挂红灯,闹红火,扭秧歌,唱大戏,转九曲。如果说有新的内容,就是其间举办的“文化讲坛”。

  为什么,“杨家岭乡村文化节”会吸引了各路新闻媒体的关注和十里八村的乡亲哪?

  说简单一些儿,就是,近年来,因为各种原因,乡村文明和文化建设、传承已经近乎空白。

  在中国,几乎所有的传统习俗,包括各种“庙会”其实都承载着文化和文明传承的功能,尤其是有对人行为约束的功能。中国传统文化最为核心的“天地人”合一的教化功能实际上是由这些“节”和“会”具体化,形象化,程式化的。并不能简单的用“迷信”去扼杀。

  比如,“春节”期间的各种习俗和活动。

  在中国,没有任何一个节日能与“春节”相比。

  现代,我们习惯把“春节”和“过年”看成是一回事,实际上,在传统文化中,“春节”和“过年”是完全不同的。

  “过年”要从“年”说起。按正统的说法,“年”字是一个人背负成熟的“禾”的形象,也就是表示庄稼成熟,引申为“年成”。但实际上,“过年”的习俗更符合民间的另一种说法。相传,“年”是一种凶猛的怪兽,每到腊月三十,便窜村挨户,觅食人肉,残害生灵,鸡鸣破晓,“年”便返回山林。所以,人们把这可怕的一夜视为关煞,称作“年关”。慢慢的,人们发现年兽害怕三样东西,即红色、火光和巨大的响声,于是,人们就想到了贴红纸(后来改为贴桃符或贴红对联),挂红灯笼,放鞭炮等,目的是赶走年兽。 “过年”的各种习俗其实都与此有关。因为,“年”被送走了,也就是一年中不用再担惊受怕了,所以是件值得庆祝的事。所以,从正月初一开始,人们要互相祝贺,逐渐演变成了绵绵相传的“拜年”的风俗,“拜年”通常的顺序是先拜天地,次拜祖宗,再拜高堂,亦有初一拜本家、初二拜岳家、初三拜亲戚等各种讲究,直至拜到正月十五。越往后走,就是所谓“拜个晚年”的说法。初一的时候,小辈给长辈“拜年”是必须的,长辈也要给晚辈准备“压岁钱”。整个正月里,每个地方都会有各种活动,挂红灯,闹红火,扭秧歌,唱大戏,转九曲等等都是因此而来。

  所以,“过年”的所有习俗,都蕴涵着祖辈对天地人的敬畏之心。“年味”越足,这种敬畏越高。对于任何传承许久的民间民俗文化,我们都应该心怀尊敬,心怀虔诚,将其中的文化发扬广大,使其发挥更好的文化影响力和凝聚力。没有了传统的民族是可怕和可悲的。

  “首届偏关县天峰坪镇杨家岭乡村文化节暨传承祖训文化十年古会”的意义就在于既坚持和坚守了乡村传统的年俗,易于让民众接受,尤其是让年轻一代的人继承传统。同时,在文化节中,又增添了新的内容和活力。杨家岭村虽然地处偏远,交通也不便利,但是,近年来是整个偏关出名的“状元村”。 全村现有350户714口人。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历届村两委十分重视教育,从77年恢复高考至今,村里几乎每年有考取大中专院校者,高考状元屡有出现,复旦大学、吉林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天津大学、厦门大学等名牌重点大学都有杨家岭学子的身影。据不完全统计,从建国至今,全村共考取本科生156人,专科生68人,考出的学子中,既有大学校长、大学教授,有行政机关公务员,也有事业单位医生教师,既有国企高管,也有自己创业的公司老板。难得的是,这些学子们,既接受着现代教育,又坚守着传统文化。虽然有过起伏,但是,村里重学、向学、尊学、重教之风和弘扬“和、善、爱、孝、礼、德”等传统美德一直得以传承,尤其是近几年,在胡高裕等一批人的影响和带动下,更是得以发扬广大,彰显了文化大村的独特魅力和厚重历史文化底蕴。

  贯彻十九大精神,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实现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不能只是体现在精神领会和口头传扬上,而是要真正落实到以“共建乡风文明、同谋乡村振兴”的作为中。“首届偏关县天峰坪镇杨家岭乡村文化节暨传承祖训文化十年古会”就是多倡导“乡风文明,从我做起”、“人和百业顺,家和万事兴”的文化氛围和文明风尚,引领文化自信,繁荣乡村文化,促进乡村振兴的具体体现。

  现任忻州市财政局副局长的胡高裕讲,贫穷是村里的共性,但大人们笃信知识可以改变命运的真理,在农闲之时打短工、下煤矿、掏铁石、挖硫矿,自已再辛劳、再苦重,也要挣钱供养子女上学,无怨无悔。

  担任过20多年杨家岭村支书的胡荣后老人认为,杨家岭的现状归功于几辈村民的辛劳付出和任劳任怨给孩子们带出的榜样的力量。老人欣慰地说,民风淳厚是村里的特点。在杨家岭生活,基本上听不到邻里之间吵架的不和谐声音,婆媳和睦,邻里和谐,村里风清气正,村民家风正派。

  应该说,坚持和坚守传统文明和文化,将现代文化和文明融合进去,才能使给乡村文明以持久的力量,才能让中华民族千百年来形成的优秀传承得以继续。文明和文化的传承需要内容,也需要形式。借“春节”及“古庙会”的形式,正是一条符合中国乡村文明建设的路子。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