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黄河新闻网忻州频道 > 人文

一份有价值的史料

编辑:李艳荣  |  发布时间:2018-02-08   |  来源:黄河新闻网忻州频道

  前不久,《忻州日报·文化旅游周刊》推出一篇记录20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中国人民在那场大饥荒中挣扎的史实——散文连载《那年那山那碗饭》。这篇文章读来使人感触颇深,因为它是那个年代的真实写照,也因为笔者是那个时代的过来人,也是见证人,对那个时代的体会最直接、最深刻、最痛切。这个时候发表这样的文章其意义是深远而重大的,因为他揭示的主题是涉及农民生死的重大问题,他提醒人们要铭记历史,总结记取制定政策的经验教训,今后绝不可重蹈覆辙。我觉得此文完全可以作为一部极其有价值的党史文献来看待,绝不仅仅当成一篇普通的文学作品,他发掘的主题实在太重要了。

  文章生动忠实地记录了1959年至1960年三年困难时期,农民在饥饿死亡线上挣扎的惨景。当山民们把大山里的草根、树皮、蛤蟆、老鼠以及茅坑里的蛆虫都吃光时,实在无生存条件了,死不了的人们又发明了无粮面……甚至连坐监狱也不失为一条正确的求生之路。还有的拖儿带女向口外逃生,在求生中,人们的面孔由“柳绿青黄”渐渐变成了“明光锃亮”,脸面成了二号盆,小腿成了猪食桶,面部没了任何表情,哭和笑相同,笑和哭一般,成了明铮铮青皮葫芦状,十分恐怖,一旦塌下去就是死亡,他们那个村十有二死,高于全国近一成的死亡率。文章把这样的惨状原脱脱、活生生地展现在读者面前,是为了使后人永远铭记这段惨痛的历史。

  作者追溯到大饥荒的根源是来自“农民不种地”的原因——奶奶的感悟。

  赶走日本,全国解放,农民的日子安定了,也有了好转,可那么多灰事情接踵而至。先是搞什么低级社,没过几天就搞成了高级社,社越来越高,生活越来越低,再后来是什么人民公社大跃进。这一跃,跃得山里人只能喝西北风。再往后又吃食堂,一年的光景,半年就折腾光了。尤其是那个大炼钢铁,越炼越灰,放着庄稼不让种,硬把人赶到一条烂石沟里炼钢铁,连个鬼毛影子也没炼出来。

  “农民不种地,饿死活该。”奶奶总结出这样一句名言,言中了大家的不幸。人们仍在饥饿中寻求真理。

  文章对三年自然灾害的说法,提出了独到的见解。文章认为,三年自然灾害,根本不是饿死人的元凶。对什么七分天灾三分人祸的遮掩说法,给予刻骨铭心的批判。自然灾害并不会使农民颗粒无收,弄个一年半载的收成总是可以的,遇上好年景,一年收入三四年的粮食不成问题,只要让农民种地,怎么能饿死个人呢,文章斩钉截铁地说:“说到底,主要是政策太灰”,这句话说得刻骨打髓,击中了要害。这是作者最深刻的总结,最精明的认识。接着又说“地放在那里不让你来好好作务,今天炼钢铁,明天搞密植,后天捉麻雀,尽做些损阴德的事情。”简直是把农民当作玩物和工具。

  农民为什么不种地,是他们不想种、懒得种吗?责任究竟在哪里?这才是我们应该认真反思的一个重要问题。作者找到了总结党史的要害。文章绝不放松地对此问题追究下去……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史实证明了中国共产党改正错误的勇气,也证明了作者的总结是正确的。

  文章说共产党光明磊落,敢于正视自己的错误。“文革”结束后,党的农村政策做出了根本的改变,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民耿直,将此叫作单干。单干彻底解放了生产力,农业生产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大发展,农民解决的温饱,向小康进发。从而作者完成了他的总结,同时也用三中全会后的史实证实了他的推断是正确的。所以文章得出了结论,农民的生死存亡都是党的政策决定的。毛主席说:“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文章的警示意义极其深远,启示性是总结党史的要害所在,他的价值就体现在这里。笔者认为,该文作者徐茂斌能这样刻骨打髓地批判呼喊,是对党对人民最衷心的爱护、拥护、维护的表现。

  忻州日报社在醒目的版面上连载这样的长文,是有胆量、有见识的表现,是忠诚于党的办报方略的体现。(退休干部 郭育成)

相关阅读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