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黄河新闻网忻州频道 > 人文

【悦读】秀容书院随想

编辑:李艳荣  |  发布时间:2018-02-07   |  来源:“郭贵恒”微信公众号号

  忻州城的西南角有一座古香古色的建筑群,曲径幽深处,错落有致,古朴而典雅。 无论从哪个角度审视,优美的造型、雄秀而悠然的仪态都会动人心魄,犹如夜色里高悬的明月祥瑞大地. 近三百年历史的忻州秀容书院,始建于乾隆四十年,史载为江西新城人鲁璜任忻州知州时「鼓励韩俊,畴备膏火,奖赏经费」而建,书院落成取代秀容儒学成为当时忻州的最高学府. 秀容书院是与文昌寺、白鹤观融合的文化圣地,与文昌寺对应而歌,不仅有九龙岗余脉之地蕴,更有早建的文昌寺、白鹤观的文韵。 这座集古城、古风、古韵于一体的古老建筑群是忻州文化历史渊源的文脉,虽几经修葺,依然大体保持晚清建筑风格。

  秀容书院,西高东低,依崖而筑。 其总体布局由下中上三院组成,下院有白鹤观旧址,拾级而上即为中院。 中院是书院的主体部分,由北向柏树院、中部枣树院、南向槐树院三院组成,院内宁静清幽,干净整洁。 主建筑文昌祠入间最深,青碧琉璃瓦覆顶,檐下有廊,据传为明代建筑,是当年那些文人学士祭奉文昌君的地方。 祠内神情各异,栩栩如生的诸神造化了一代又一代的忻州学子。 古柏与古祠使得这个百年院落充满了历史沧桑感,庄重而不失典雅,淡泊而难隐辉煌。 顺台阶拾级而上,犹如步步登高的「步云梯」,当沿着那七十七级长阶缓缓向烟云处攀登时,悠悠的钟声似乎正从康乾盛世的远古飘来,每前进一步,都会感觉到氤氲之中的先贤们的魂灵正在心中萦绕着一种高雅的气息,温暖、感动、庄严, 一种无可名状的缱绻油然而生。

  秀容书院红柱绿瓦、飞檐凌空的六角亭上登高眺望,「九龙岗上望晴川,碧水悠悠接远天,绝似江南风景好,烟波只欠钓鱼船」的远古清音就会随风而来。 凝重苍凉的诗句如忻州悠远厚重的历史,都藏匿在苍韵恒古的秀容书院茫远处,诠释著书院彪炳史册、传世荣耀的历史功绩。 只可惜,诗词里描绘的忻州美景只是诗词留给后人的一个记忆,已消逝在历史的长河里,不复存在。 秀容古城也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横贯城楼南北的明清老街两边那些古铺民宅也早已淹没在时代洪流中变成了失去记忆的老者,只有这秀容书院还在涛涛浪潮中淡定地坚守着古老的风韵。 因此,每次登上秀容书院,我的内心都会有一阵莫名冲动,彷佛就站在过去与未来的交接点上聆听历史的呼唤,观瞻未来的星光.

  秀容书院眼前虽不能再现古城曾经的雄伟繁华,不见牧水清涟曲波涌泻的情景, 没有系舟群峰满目翠绿拱州而起的景色。 但视线里的古城、新街、牧水、书山或春雨放晴,新绿泛野,或瑞雪初霁,尘埃荡尽,自有一番别致气象。 夕阳余晖中仰视书院,古树老木郁郁葱葱,掩映白墙灰瓦,亭台楼阁次第而伸的韵致,高有玉宇琼楼、低则人间仙境,令人顿生无尽遐想,特别是老三中人,充满了无限自豪。

  老三中人有这么一座书院,谈吐就有了书卷气,有了风水,有了底蕴;有这么一座书院蔚然,老三中人就有了道,有了格,有了文化,有了灵性;有这么一座书院耸立,老三中人就有了灵魂,有了哲学,有了踏实的归宿感。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想起秀容书院是我们的精神家园,就神清气爽,气定神闲。老三中文科补学班的教室,是贮立在秀容书院最高处的一间普通教室,坐西朝东,门前有砖砌的走廊,前后两扇门,出前门越过带有月洞窗户的小南房,抬腿近处便是四角亭,名文昌殿。站在四方四正的文昌殿台上,向南看到的八角亭,称望萱阁,为清代知州邱鸣泰思母所建. 走后门向北,小径斜上三,四十步,就是 廖天阁,秀容书院的六角亭,六角亭为三亭之最,为全城最高点,立于亭上,可俯瞰全城。 六角亭前有一砖拱门,称天之衢,意取书院读书人,通过天之衢,登上寥天阁,飞黄腾达。

  老三中的校长是赵存龙,为人谦和,从未见他大声和学生说话,有时候在食堂打上一份饭,和我们一起蹲在地上吃,吩咐食堂师傅说学生苦重,能不能多加点油水,赵雨田,赵慧,张国栋,看着脸就瘦了,赵雨田胆大说:“赵校长,没事, 他俩天生是驴脸,身体好着呢! 我瘦了是因为不上膘,吃啥也胖不了”, 当时逗的大伙前仰后合。赵校长的女儿就在我们班上,从来没有吃过“偏饭”,受到任何特殊照顾,可以肯定的说,完全是靠自己的本事考上了学校,可是天妒英才,非常可惜,这么一个令人尊敬,受人爱戴的赵校长却因病过早的离开了我们。讫今已有十来个年头了。 真想大声告诉他,你是我们的好校长!

  老三中文科补学班的老师,群䝨毕至,汇集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忻州市水平最高的各科名师,并且每科都豪华配备两名老师,有主讲,有助教。 语文:和世忠,郑先荣 。数学:刘树民,张和义。 英语:王培田,王桂林。 历史:张爱萍,张慧明。 地理:李尚恒,董团虎。政治:赵保堂,卢仁光。 每一科都是响当当的主讲,毎一科都有一个甘当绿叶的助教. 王培田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人称拚命三郞, 经常自称老王,和学生打成一片,可以说是一心扑在了这个补学班上,少不更事的学生们经常把他气得哇哇大叫,哭笑不得。由于当时考中专英语不算分的政策,毫不客气的说,对于这些屡试不中急于跳龙门的学生,如果没有王培田老师的打闹鼓励,几乎没有几个学生敢有自信报考大学,他是我们当中很多人的贵人。 不知道是因为有这么一群人的齐心协力,艰苦卓绝的奋斗,还是文昌君显灵保佑,秀容书院风水好的缘故,总之我们班这屡试不中的八十多人,绝大部分都先后考上了学校,考取了正式的工作,剩下的绝无仅有,有的学生居然还考取了南京外国语学院,吉林大学,复旦大学这样全国一流的重点大学。 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真是创造了一个天大的奇迹。

  老三中文科补学班教室的西墙向西有六扇窗,东墙向东也是六扇窗,一共有十二扇窗户, 窗户的下部是一块有小花图案的毛玻璃,上部是一推两对开的没有小花图案的透明玻璃。 仔细想想,确实是一扇普普通通的窗户,亳无特别之处。 可老三中人的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这扇高瞻远瞩,洞悉历史的窗户. 从这扇窗户的视野中,我们经历了充满酸甜苦辣的童生金榜题名时,守望着充满欣慰自豪的儿女成才。 正是从这里,我们开始相信付出和收获成正比;正是从这里,我们知道做成一件事,需要很多人的共同努力;正是从这里,我们的人生开始结伴而行。 秀容书院三百年历史的长河中,老三中人只是惊鸿一瞥,可是在老三中人的生命里,古老的秀容书院,静谧的六角楼,却孕育滋润了我们永恒的青春和梦想。

  作者:郭貴恒,澳籍华人、悉尼大学博士、现任澳大利亚名校联盟(APCU)理事会理事长、澳大利亚IES 集团董事局主席、1963 年 10 月出生于中国山西省忻州市。本科毕业于山西师范大学外語系。

2016年1月29日 草于澳大利亚悉尼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