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黄河新闻网忻州频道 > 人文

【悦读】政声春秋——王珍纪念文集(连载五十八)

编辑:李艳荣  |  发布时间:2018-01-25   |  来源:黄河新闻网忻州频道

后 记

  经过忻州、晋中两地相关人员的共同努力,《政声春秋——王珍纪念文集》终于面世了。

  可以说,这是一部由真挚的情感编著出来的集子。

  2012年7月13日,王珍同志因病在忻州家中去世。从消息传开的那一天起,人们便以各种方式悼念他们尊崇的这位领导、同事、朋友、长者,他们中有省、市、县领导,有军队干部,有机关工作人员 ;有下岗职工,有普通农民;有离休干部,有退休职工;有当年的通讯员、司机、厨师,也有同事的子女,有工人、农民的后代。人们或从千里之遥的外省、或从几百里外的外地,或从各自的单位、家中,络绎不绝地来到王珍同志家中向他作最后的告别。花圈摆满了院子,摆满了门前那条长长的巷子,一直摆到临街的大门口;精心装裱的挽联,挂满了院门、挂满了院墙……一位曾担任省里一个部门的领导久久地徘徊在长长的“花圈墙”前,默默数着,记着,“有1500多个花圈!”他逢人便说。一位从市长位置上退下来的老领导感概地说:“这些年我也参加过不少葬礼,但从没见过有这么多花圈、有这么多人参加的葬礼啊!”遗体告别仪式那天,有近千名干部群众冒雨来为王珍同志送行。还有许多人冒雨护送王珍同志灵柩回到他的老家——原平市南白乡下西岗村。那天,一位从300公里外赶来的干部被他所看到的一切震惊了,他不住地说:“震撼啊!王专员已经离休20 多年了,一个休息了20多年的老人,竟然还有这么多人记着他,还有这么旺的人气,令人震惊,令人震撼啊!”

  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中。也许,只有在岁月洗尽铅华之后,才能凸显出民心的选择与民意之所在!民意又何尝不是对一个官员为政一方、为人一世最真实的映照和最客观的评价与总结!

  这份源自心灵深处的感动与震撼久久撞击着我们的心扉,最终成为了我们编辑《政声春秋——王珍纪念文集》的动因与动力。

  2013年7月,筹办完王珍同志逝世一周年纪念活动后,我们觉得该为王珍同志、该为社会、该为下一代做些什么了。在座谈的时候,孙忠旺同志提出应该编辑出版一本纪念文集之类的书,以纪念王珍同志。这个提议立刻得到在场的所有人的赞同,也得到了忻府区委党史办公室的认可和支持。为此,我们成立了“王珍纪念文集编辑员会”,牵头文集的筹划、征稿和资料搜集工作。

  忻府区委党史研究室向王珍同志工作过的忻州市和晋中市的相关人员发出了征稿信,得到了热烈的回应,基本做到了件件有着落。有的同志虽然没有直接接到征稿信,但听说要编辑王珍同志纪念文集,便主动撰写稿件。热情之高,由此可见一斑。文稿的作者从不同时期、不同层面、不同角度,追忆与王珍同志一起战斗和工作往事,缅怀他的风范和功绩,讴歌他的品格和为人,抒发相互间的深情厚谊,寄托对他的景仰和怀念,情真意切,感人至深。文集所选编的纪念文章,内容丰富,涉及范围广,从不同侧面、不同角度,为我们描绘了一位真正的共产党人的政治品格和人生追求,也让我们感悟到王珍同志所以深受广大干部群众爱戴和怀念的原因之所在。

  文集资料的搜集工作,得到了晋中市老干局、晋中市档案局、忻州市档案局和忻府区档案局的大力支持和帮助。梁和琴、秦满良、孙建功等许多老同志自始至终关注着文集的编辑进度,不仅亲自撰写文章,提供资料,还就编好文集提出了很好的建议和意见;卢跃生会同孙忠旺、巩福荣等同志多次召集编委会会议,就文稿征集、资料搜集和人员分工作了精心的组织、协调和安排;著名作家彭图同志承担了全书的编辑工作,亲自对近18万字的书稿进行了审定和编辑;原忻州市委宣传部长周如璧同志亲自为文集的出版题词纪念;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原长治市政协副主席任铎夫同志专门为本书题写了书名;梁和琴、姜安良、孙忠旺等同志,多次对书稿进行了认真的校对;郝存胜、王福生等同志不辞辛劳,亲赴晋中等地和市有关单位查阅并影印资料。所有参与文集编辑工作的同志,都是带着淳朴的感情,为编好文集倾注了自己大量的心血和汗水。在此,我们对相关单位的支持和所有同志的付出深表谢意,对他们的工作致以诚挚的敬意!

  在编辑文稿过程中,我们本着实事求是和有利团结的原则,在尊重文章原意的前提下,对一些文字作了适当的压缩和改动,若有不妥,敬请见谅。

  由于水平有限,工作中难免有疏误之处,希望读者给予批评指正。

  文集的编辑出版还得到忻州市新闻办公室影视宣传中心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在此一并致谢。

 

《政声春秋——王珍纪念文集》编辑委员会

                                 2016年7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