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黄河新闻网忻州频道 > 时政要闻

北路梆子的“领头雁”

编辑:李艳荣  |  发布时间:2017-08-30   |  来源:黄河新闻网忻州频道

  她既学戏,又演戏,还传艺

  她自如驰骋于生、旦两行,戏路宽广

  她是中国戏剧"梅花奖"、"文华奖"、"第二届全国戏剧文化奖表演大奖"得主

  她被著名戏剧评论家郭汉城先生誉为"塞北明珠"

北路梆子新编剧目《我的挠羊汉》剧照

  【核心提示

  在北路梆子戏曲舞台上,她11岁入行,16岁登台,文武兼长,小生、青衣都有上佳表现,唱念做打并重,一演44年,从“杏花奖”、“梅花奖”到“文华奖”,收获了太多赞誉和掌声。她是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忻州市北路梆子戏剧研究院党委书记、副院长,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成凤英。在首届山西艺术节开幕之后,记者采访了她。

  记者/李海燕 

  忻府区新建路,忻州剧院的剧场里。

  梆子铿镪激越的乐音,只开了一盏的场灯,北路梆子现代戏《我的挠羊汉》正在进行去年首演后的第二次排练。

  此番首届山西省艺术节,忻州选送的三台剧目里,这台新编剧目是其中之一,就在9月2日,在山西大戏院即将上演。

  舞台上,30年不见的青青、绵绵、愣愣,正在伤感地倾诉着内心的遗憾。成凤英饰演的老年绵绵,左右为难地站在中间,望着为自己带来爱情苦痛的两个男人,无力地啜泣着。

  第四场排演开始,成凤英瞅了个空档,走下观众席,感慨地说起了自己的过往。

  昏暗的剧场座椅上,不时会有小虫儿来扰。话说中,她明亮的眼睛总会时不时望向台上可劲排练的人们。

成凤英生活照

  天生的旦角儿

  11岁时,成凤英考入原山西省戏曲学校忻州地区文艺班,学习北路梆子现代戏,由于男孩子少,她听从老师安排,既工小旦,又工小生。

  初学戏的成凤英很是单纯,虽然一届只招了6个女孩子,但全班23个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学生里,她并不是班里最懂事,也不是最刻苦的那个,甚至脾气还有些犟。

  但她却很用心,只要老师教授的,哪怕是一个细小的表情,一个简单的肢体动作,她都看得清楚,记在心里,一有时间就去练习,从不间断。

  毕业汇报时,省里来了专家审查教学成果,成凤英先演了旦角戏《柜中缘》,再演了小生戏《访白袍》。《柜中缘》里16岁少女刘玉莲懵懂、可爱的一颦一笑,华美的扮相与柔美的举止,赢得了现场不少掌声。

  专家说,“这孩子聪明出挑,条件好,以后不要唱小生,要唱小旦,苗子正,前途好。”

《八大锤》中饰陆文龙

  没有脂粉气的小生

  “女孩子爱美,喜欢头戴花翎,好看,也光鲜,在团里又天天围着名家转,言传身教,只要有心,都是机会!”

  当年的经历很是清晰。成凤英说,1979年分配回原忻县地区北路梆子剧团,18岁,正是花样年华,赶上拍摄由北路梆子表演艺术家贾桂林主演的电影《金水桥》,皇帝身后两个持龙凤扇的宫女有一个就是她,转场时,导演也会抽空表扬,“这个孩子画起妆来,眼睛很漂亮。”

  然而,她终究还是没有唱成小旦。团里旦角多,男小生却处在变嗓期,很多戏没办法演,所以,领导就安排有小生功底的她马上改行。

  虽然上学时有些基础,然而,从旦角再改回小生,还是很难,台步、圆场、走边、起霸等基本功虽然练过,但再拣起来总是别别扭扭。还有就是得学会穿三寸厚的靴子,要做各种高难度动作,比如“鹞子翻身”等。

  她在练功时属于很“狠”的那一种。练习双枪时,浑身上下尽是淤青。练跪步,膝盖上的皮掉了一层又一层。每天吊腿一个小时,直到失去知觉站不住才停……为了使自己更有英武之气,她还专门学了很多武生的动作。

  就这样,从娇滴滴的旦角,成凤英变成了英俊儒雅的小生。于是,《小宴》里骄狂凶横的吕布,《梨花情》里潇洒俊朗的孟天云……便渐渐地深入人心。

  成凤英说,在戏剧界,小生拿梅花奖很难,女小生更难,单是脚底下的关就很难过。

  当年竞演梅花奖,她选择了难度很高的剧目《八大锤》参赛,在整个演出过程中,“陆文龙”有好多艰难、高端的动作,她得不停地耍双枪,靴底功、腿功都要跟上,时而“腾挪跌宕“,时而”双翎漫卷”,有时又“似雕塑一般“,硬是把一个活生生俏皮英武、有血有肉又可爱的少年英雄形象展现在观众面前,凭借精湛的演技,夺得了第14届中国戏曲梅花奖。

  有专家后来评价:“成凤英演小生,最可贵的是,功底扎实。更可贵的是,没有脂粉气,多了阳刚气。”

《凤冠梦》饰沈少卿

  还原女儿身

  朋友们说,成凤英就是为戏而生的。

  丈夫说,只要回家,这儿疼那里不舒服,一有任务,瞬间就好了,排练、演出,什么事也没了。

  成凤英自己说,演员就得天天练,保持最好的状态,才能把最好的剧目奉献给观众。即使拿了许多奖,她也从来不敢有任何懈怠,无论是打造剧目,无论是下乡演出,总得深钻细研,认真负责。

  当《黄河管子声》剧本呈现在面前时,她是欣喜的,这部富有忻州浓郁地域文化特色的剧本深深打动了她,大黄河,走西口,生离死别的人们,都在她的脑海里回放,几经改编,这部原本是二人台的剧本,被搬上了北路梆子舞台。

  但是,演了多年的小生再回归女儿身,又是一次职业的挑战。反复地揣磨,数次的排练,还是不得要领,相较于程式化的古装戏表演,现代戏太多的生活化情节,戏里那个柔媚多情的女主角大花眼,尤是其与心上人的慎怪撒娇等动作表情,对成凤英都是一种严峻的考验。

  索性,有好的导演,有好的搭档,对于各种提醒和讲解,她都能谦虚聆听,身段,眼神,白口,总要悉心记忆,一丝不苟。

  成凤英回忆说,排练《黄河管子声》期间,好久了一直在琢磨大花眼做女人那一段戏的唱腔,当时她正在打点滴,哼唱中突然有了灵感,便赶快打电话叫来音乐编导,商量应该怎么唱,怎么编,怎么表现才有张力,很是感慨。

  后来,这部演绎晋北人“苦日子笑着过,难日子唱着过”的现代戏,是解放以来山西省第一个地市级剧团中问鼎专业舞台艺术的政府最高奖—— “文华奖”的新编剧目。

  那是2007年的事儿。

  6年后的2013年,成凤英又多方筹措,将这部戏搬上银屏。,这是北路梆子剧种有史以来的首部原创实景电影,可以说是这个梆子剧种一次大的突破和创新,是一部里程碑式的作品。

在首部由生转旦的北路梆子现代戏《黄河管子声》中饰大花眼

  离职不离舞台

  从《黄河管子声》获文华奖,到《情悟五台山》,再到即将参加山西省首届艺术节展演的《我的挠羊汉》,三部现代大戏,成凤英走了十年。

  十年里,她带着北路梆子跨过长江、几进北京,在频频演出的同时,也培养了不少杏花奖、梨花奖新人,心血全放在了钟爱的戏曲舞台。

  成凤英所在的忻州市北路梆子戏剧研究院一团,每年都要排演新戏,以适应不断发展的文化市场,满足老百姓需求。眼下,团里单大戏就有16部,即使下乡天天演出也不怕重复,不愁没戏可演。

  多年来,他们又是常年无休,“送戏下乡、文化惠民”,总是主动与乡镇村保持联系,上千个行政村里都留下了汗水和足迹。他们以认真严肃的演出,为基层百姓送去了党和政府的关怀,把一场场彰显礼义廉耻、忠孝文化的剧目,于辗转腾挪和抑扬顿挫中影响了许多人。

  成凤英说,有一次去原平,演出间隙她走进戏场附近一位老乡家里,也只是问候了一下屋里的80多岁老人,擅长书法的老人儿子在她离去后,于演出当晚送上了一幅“德艺双馨”的书法作品,表达了自己的仰慕和激动之情。

  和她搭了13年戏的著名演员李建国说,与成凤英长期的默契合作中受益良深,她是个有恒心、有毅力、能吃苦,做事认真的女子,曾经因为剧情需要,只十来天功夫就减掉了多年演小生一直保持着的体重。她是演员,又是团长,日常事务多,但都能兼顾得很好,互不干扰,很了不起。

  成凤英讲起一件至今提及仍能令她感动泪流的事情。当年在梅花奖比赛时,团里一位负责头戴服饰的老同志,为了上场赶节奏,就在舞台侧幕的过道里候着她,中途换场时没有凳子,索性躬下身子弯下腰说,来,累了吧,坐我身上歇。

  “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这种恩情!”回眸青春少艾的时光,成凤英感慨良多,她说,正是这些温暖,这些不同时期的关爱,使得自己在艺途上有了明晰的航向。虽然从今年6月份已经卸任,但是当了近20年团长的她表示,一定要当好后勤,继续演好戏,只要团里有需求,定会不遗余力。

  她告诉记者,如果有条件,她会考虑办一所专门的戏曲学校,招回偏远地区的女娃儿,“头两年封闭学艺,同时恶补文化课,第三年登台,用不了多久,会出成绩的。”

《画龙点睛》中饰马周

  她和她的新戏

  如果说,《黄河管子声》是成凤英小生转小旦的尝试,《情悟五台山》是演绎生涯的精彩延续,那么,《我的挠羊汉》,则是她转型后的再度华丽亮相。

  有行内人士说,《我的挠羊汉》涵盖了”北路梆子“和”挠羊赛“两大忻州特色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现了作为“摔跤之乡”豪放而细腻、粗犷而重情义的民俗风情,题材 ”简直绝了“。

  “从18岁演到年届六旬,虽然年龄跨度很大,但是没有丝毫违和感,因为她总是演啥有啥,没有悬念。”曾经的同事也由衷赞叹。

  成凤英坦言,去年的首演,虽然只是第一版,整体效果还是不错。此次再拿到省里参加首届艺术节展演,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专家学者的指点。

  她表示,艺术无止境,每一部戏都是对演员的丰富,对团队的一种历练,对艺术的提升。“作为演员,真正的价值在舞台,拿得出好戏,对得起观众,累,并快乐。”

  这是真心话。

北路梆子现代戏《情悟五台山》饰为日军凌辱落发为尼后清醒抗战的女学生甄梦

  【相关链接】

  “北路梆子新三曲部曲”,是指成凤英主演的《黄河管子声》、《情悟五台山》、《我的挠羊汉》三部现代戏。

  《黄河管子声》讲述了一个黄土地上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将视角对准黄河岸边普通人的朴实心理,贯穿全剧的管子声若一根红线,折射了黄土坡上的文化风情和人物心声。2007年进军全国第八届艺术节,包揽了中国戏曲最高奖“文华剧目奖”、“文华表演奖”、“文华导演奖”和“文华音乐奖”四个奖项。

  《情悟五台山》,是继《黄河管子声》之后推出的又一部大戏:为日寇凌辱遁入空门的女学生,与不忍看到自己被强暴、蒙受屈辱、国破家亡削发为僧的恋人一起,舍弃个人情感,走上抗日救亡道路。2011年上半年创作完成,之后在忻州14县(市、区)开始“接地气”演出,是一次佛国画卷的完美展示。

  《我的挠羊汉》,讲述了解放前夕一直到改革开放时期,跤乡农村三个年轻人在爱情、友情、恩情之间的不同抉择和命运,反映了跤乡挠羊汉生活的喜怒哀乐、命运的曲折流转、情义的忠贞不渝,是一部既有时代特色又有本地文化底蕴的好戏。

北路梆子现代戏《我的挠羊汉》中少女绵绵

北路梆子现代戏《我的挠羊汉》中老年绵绵

成凤英生活照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