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黄河新闻网忻州频道 > 旅游

老牛湾

编辑:李艳荣  |  发布时间:2017-07-13   |  来源:忻州市旅游局公众号

  ——百里长峡中最美的回环

  在黄河流经的山西偏关县上游,有一段崖壁夹峙的峡谷,崖上古堡点缀、城墙绵延,与黄河相伴而行,崖下有一个叫老牛湾的地方,水流曲折蜿蜒,形成了牛犄角状一样的景观。

  老牛湾位于山西和内蒙古的交界处,以黄河为界,南依山西的偏关县,北岸是内蒙古的清水河县,西邻鄂尔多斯高原的准格尔旗,著名的晋陕蒙大峡谷就是从这里开端的。整个老牛湾其实是由包子塔湾、老牛湾、四座塔湾和杨家川小峡谷三湾一谷组成的,长城在老牛湾和黄河相交之后,并未跨河西去,而是顺黄河的东岸南下,经万家寨、关河口到河曲县,后进入陕西境内。

  内蒙古托克托县河口镇,是黄河上游与中游之间的分界点。两岸平阔,茂柳如烟,蛙鸣鸟喧,河岸边潮湿的空气里飘有淡淡的鱼腥,黄河从西边的河套平原、土默川流淌过来,又流淌过去,下游不远处,就是内蒙古清水河县的喇嘛湾镇。河过喇嘛湾,河道突然变窄,这条北方大河顿时变得暴躁不安,河水冲击河岸,河水搓揉河水,浪激涛涌,夺路前行,大河掉头南下,拐过一个大湾,一头撞入幽深险峻的峡谷之中。

  黄河流到老牛湾村的时候,它的身躯已经被牢牢地束缚在峡谷中,崖壁耸峙,岸断千尺。由喇嘛湾到山西省河曲县梁家碛村这一段长达80公里的长峡,被当地人命名为“龙壕”,亦称龙口。这里与上游的落差达到200多米,此处河流深切,两岸石崖高耸、峡谷夹峙,黄河在这里曲折前行,在百里长峡中形成了美丽的大回环。被称作老牛湾的地方,就是万家寨水坝上游,一个倚崖傍水的古堡所涉及的十余里范围。

  老牛湾的气势和宁静,其实跟它下游的拦河大坝有关。上世纪80年代,万家寨水电站和引黄入晋工程正式动工,2002年,黄河水开始通过万家寨库区的几级提水站,穿过近百公里的隧道涵管最终汇入汾河,一直流入太原的汾河库区。

  老牛湾位于万家寨水利枢纽上游15公里处,大坝蓄水之后,水位上升,老牛湾的水面轮廓还真的呈现出一条缓缓东进的大青牛形象。老牛湾东侧,一条黄河支流破石而来,将河岸纵深下切成近100米的悬崖,然后与黄河相接会合,支流河道呈犄角状弯曲。而西侧,黄河也同样下切河岸,又绕出一个优雅的缓湾,两条河竟然非常匀称地像两只犄角一样挂在村落两侧,酷肖一条正在逆流上行的老牛。黄河浪急时,它的情绪也显得有些躁动,河水稳定,它的步态也明显安详,此刻,它正小心地踏入万家寨库区水域长哞汲水,则是一派柔顺了。

  凭石崖为首,画河水作角,这正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

  关于老牛湾,还有一个极富想象力的传说。上古某一时期,天降倾盆大雨,密云遮蔽,天地混沌,豪雨连天,电闪雷鸣,这一下就是九九八十一天。雨歇云驻后的吕梁山遍地洪流,汪洋一片。玉皇大帝立即派太上老君下凡,救民于水火。老君骑着他的大青牛来了。

  老君下了牛背,给青牛套上牛轭,想就地犁出一条河来,让洪水归道入海,让山川重见天日。当青牛犁到老牛湾时,天色已晚,它猛一抬头,被什么东西晃了一下,原来是天上仙人怕青牛不认道,提着一盏神灯前来帮忙,青牛不明就里,被神灯一晃就给惊了,身后本来笔直的河道,变成了曲里拐弯的大深沟,洪水拐过大湾,一路咆哮,直奔大海而去。

  村里人说,老牛湾西侧黄河对岸内蒙古准格尔旗境内的那座凸起的山包,就叫做明灯山。老牛湾村所在的长达十里的大湾,就是老牛一惊一乍一趔趄的遗迹。当地的民谣歌则将这个神话传说演绎得多了几分流丽佻达,道是:九曲黄河十八弯,神牛开河到偏关;明灯一亮受惊吓,转身犁出个老牛湾。自然的伟力也罢,神话传说也好,使老牛湾真正为人所注意的原因还远不止这些,除了它作为黄河入晋之后的第一个村落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建在牛首之上的那座长城堡寨。

  因为一条河连接着内蒙古和山西,所以两岸都有一个叫老牛湾的村庄,但是山西偏关县的老牛湾名头似乎更响一些。临岸而建的山村窑洞,都是使用当地的石片层层叠叠垒砌的,三面临水,安静迷人。印象中浑黄的黄河水,在这里却呈现出清亮的绿色。村里的窑洞有些已经废弃了,但是却洋溢着一种古朴的气氛。

  老牛湾堡不过是偏关一带众多堡城建筑中其中一堡而已,但老牛湾堡对于山西境内的数百里长城的意义非同小可。

  老牛湾所在的地方,是明朝时期一座屯兵的城堡,是明成化三年(1467年)所建。如今在老牛湾堡紧临黄河的山崖上,还完好地保存着一座砖砌的空心敌楼,城楼周边荒草萋萋,水声悠远,但是倚楼俯视黄河,依稀可以感受到昔日的雄浑沧桑。

  老牛湾堡的建筑要比它身边的长城晚上一百多年。《山西通志》载:老牛湾堡北至边墙一里,是所谓偏头关所属头道边,因建筑在河滩之上,被黄河冲刷废毁。堡外百丈悬崖顶部,有一座砖石空心城楼,这就是史书上录有名讳的老牛湾墩,当地人称之为“望河楼”“护水楼”。砖砌敌楼的门额上有匾,阴刻楷书“老牛湾墩”四大字,并有题头和署款等小字,只可辨出“万历岁丁丑夏”,即明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墩高12米,上设堞口,通过楼南中部的门洞可进入墩内,墩体正面有供士兵上下的绳梯和通道,可直接眺望黄河对岸的动静。

  现而今,烽墩既废,里面放置着老牛湾村民为来年准备的粮种和备好的柴禾,但是,这座保存完好的墩台保留着几百年前威武凛然的姿势,像一位赳赳武夫,在黄河边守护了十几万个日日夜夜,将我们带回到久远的从前,去体会当年金戈铁马烽火狼烟的情景。老牛湾由这座长城的敌楼守护着,具有了一种苍凉而古朴的魅力。

张斌/摄

赵小黑/摄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