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黄河新闻网忻州频道 > 旅游

忻州陀螺山

编辑:李艳荣  |  发布时间:2017-07-13   |  来源:忻州旅游官网公众号

  传说中,奇村这一代曾是一片叫作“秀容湖”的大湖,而湖的中心有海眼通着大海,后来文殊菩萨口诵《佛顶尊胜陀罗尼经》移来一座大山镇住海眼,使湖水退去,这才有了如今奇村的万顷良田。双乳湖、金山湖、银山湖据说就是古秀容湖的遗留,而这座镇海之山也因此得名,成为忻州第一名山——陀罗山。为了纪念文殊菩萨的功德,山上建起了文殊庙,每年四月初四文殊菩萨诞辰日,这里也要和文殊菩萨的道场五台山一样举行一年一度的古庙会。

  陀螺山位于忻州市西北部,合索乡西6公里处,山体南北走向,长10公里。东坡陡峭,西坡徐缓。主峰海拔1503米。由太古界花岗岩片麻岩组成,剥蚀侵蚀中起伏中山,属云中山支。山中怪石嶙峋,悬崖欲坠,松柏葱郁,花草丛生,奇松怪石,惊险刺激,尤其是独石高耸于峰,登高下望,惊险万分。山顶有文殊庙,孤松石,香炉石,青龙池,舍身崖等景观。“陀螺避暑”、“孤松独石”为忻州古八景之一。目前正处于开发状态。

  山上有终年细流叮咚的滴水崖,有波光粼粼的青龙池,有光滑平整的清凉石,有文殊菩萨留下足迹的文殊庙宇,其中主祀着佛主释迦牟尼像。寺作攒尖塔式状,底部重檐三滴水,全部为砖石结构,由内部观察层递迭起,碹包而上直通蓝天一。翼张的檐角、龇牙的兽嘴,似腾空飘逸,云中咆哮,整个轮廓端庄肃穆,型制奇特壮观。飞来亭依山尖而建,粗立柱圆围而外露,为六角塔式攒尖顶,砖砌走道盘曲而上,以供游人登临。檐下主体青砖装点,不留门窗光面其外,它与文殊寺成双配偶,如两只苍龙角插入峰巅。

  据《忻州市地名录》载:“陀螺山文殊寺位于陀螺山顶部,以神引山而名。系清代建筑,文殊阁下部为方形,石砌无梁殿,上作藏格高顶。属市文物保护单位,现已全毁。”飞来亭周围之岩石,犬牙交错,壁削兀立,有的像龟背,有的像巨蟒,有的像书生持卷,面对飞来亭琅琅吟颂,抚松盘桓。峰顶还有一斜面巨石,呈不规则圆形,半径约40米,完整无缝,每临明月当空,愈显洁白如镜,光可鉴人。

  因为山高树茂,浓荫蔽日,轻风习习,空气清新,即使在溽暑三伏之天,也不甚干燥炎热,令人感到凉爽而舒适,故昔舀有避暑楼、梳妆楼之建,作为陀螺避暑之用。峰顶东侧,是垂直而下的石崖;悬岩百丈高,峥嵘而陡峭,齐若力剑裁,又如电雷割起名曰“舍身崖”。立于极点,眼界开阔,松涛阵阵,钟声悠扬,真是景致荟萃,妙难名状。相传有一对姑嫂有隙,兄嫂将小姑骗至舍身崖边,乘其不备推入崖下,小姑被山风扶托,坠落崖底而安然无恙。游人至此,或凭“临风会馆”之石栏而远眺;或议怨女被害而获救;或述勇士拯母之传说;或长歌高吟而抒豪;鬼子的惨败、阎军的覆没,我党的胜利,均为舍身崖底增添了传奇的色彩。山上还有“黄鹤之飞尚难过,猿猱欲渡愁攀援”的鬼门关,有青松生岩石,遒干撑霄汉的“孤松独石”,世间罕见,蔚为壮观。

  陀螺山寺庙林立,伽蓝遍地,古刹棋布。每遇庙会大节,便有僧家道人、名流志士麇集山岳,腾祥云、漫沟坡,饱览陀螺风光。大清康熙帝曾抵陀螺,游兴极浓时刻欣然命笔:“日近云低,到此一游”字祥,迄今镌刻崖面,依稀可见。其爱妃曾于楼中梳妆,故称避暑楼,元好问曾留有《陀螺峰二首》,诗云:“念念灵峰四十年,一来真欲断凡缘。凿开混沌露元气,散布免罗弥梵天。云卧无时不闲在,楼居何处得超然。殊祥莫诧清凉传,会与兹山续后篇。每恨奇探负盛年,松崖今喜入攀缘。初惊灵鹫多飞石,更信金牛有漏天。乡国登临乃如此,名场驰逐亦徒然。留诗便与香泉约,起本西游第一篇”《元好问诗词集》)。诗集中描写了陀螺山的超凡入圣和造化神秀。

  明代学者赵梦麟(曾署静乐事)的《书文殊寺》凡三首,摘其二首,云:古道藏幽刹,昙花分外澄,白云芳树绕,碧草野烟凝。尘断闲中客,肿回定里僧,何时消障碍,到此听传灯。驻马眺高原,桃花处处繁,晴光浮远树,翠色绕孤村。座右啼黄鸟,歌前倒绿尊,何须悲落魄,笑傲小乾坤。

  明末清初著名爱国学者傅山在崇祯十七年五至八月间,由太原返回忻州时,犹不惜跋涉,登上陀螺山,作有《间关上陀螺山二首》诗:

东海西昆未得过,秋风吹客上陀螺。陆离云粉凝青血,菡萏峦蕤演石波。

一撮缁新书剑卷,九原封旧涕泪多。桃源直处忘情士,处士多情奈若何。

南峰落落不多松,涛冷新秋带石汹。黄面矍昙悲大地,白衣客子啸长风。

冈峦龙舞英雄眼,日月乌号梦寐中。千里神州无好听,老僧双耳妙能聋。

  倘若你站于该处的清凉石上极目四顾,真有居高临下,览无余之感。四面则重乱迭嶂,绵延婆娑,北面则河浮川动,如练似绵;东面则盆地若盘,村落栉比;南面则丘陵蜿蜒,起伏多变,使你深感五彩缤纷入眼帘,美不胜收置视野,油然忆起清代乾隆间的《陀螺山诗》:

独横烟雨过陀螺,乱石奔涛见古河。

北有云中南牧马,双流合抱入滹沱。

  建国后,陀螺胜景比起昔日的“孤松独石”和“陀螺避暑”来,堪称相得益彰,烨烨增炎,看那山脊梁的长龙治水,沟壑间的龙嘴吐玉;再看那山腰上的层层梯田,蓊郁的森林,叽叽的鸟叫,耕作的人群,不啻给陀螺山的画廊增添了崭新的内容。陀螺山的匾额是:“云近日低,到此清凉”,可谓直抒胸臆,言简意赅。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