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黄河新闻网忻州频道 > 旅游

桃桃山伞盖寺

编辑:李艳荣  |  发布时间:2017-07-13   |  来源:忻州旅游官网公众号

  桃桃山风景旅游区位于忻府区庄磨镇境内,距忻州市区30公里。境内北同蒲铁路、三高路纵贯南北,豆付公路横穿东西,交通便利。桃桃山,因其形状如桃而得名。属五峰山系,主峰1519米。因松林茂密、漫山翠绿,又名翠崖峰。

  伞盖寺原名“西岩山智门伞盖寺”,又名“青松伞盖寺”,因青松覆盖,其形如伞,故尔名寺志景。据载:伞盖寺系唐末五代的后唐初年所建,坐西向东,红墙绿瓦,远远望去如碧海高出地面,又像烟云降落长空。郁郁葱葱,风月无边。伞盖寺为忻州古八景之一。

  “明宣德九年二月,云游道人师青云(号月窟居士)、王普廒、徒行广(号慈舟),共发诚心,营工修葺殿宇,改坐西向东为坐北向南。不料修造半途,师青云和王普廒相继归逝,只遗行广。行广秉承师志,四方力募,盖起歇山单檐正殿三间,名曰大雄宝殿,内塑古印度北部迦毗罗卫国(今尼泊尔境内)净饭王的儿子释迦牟尼金像,壁画中央和东、南、西、北五方诸佛;前殿三间,内塑天王,东殿三间,正塑观音,傍列文殊、维摩诘、十六高僧(罗汉)各执所行(因缘造作或迁流无常之法);西殿三间,正塑地藏(大乘菩萨),傍塑十王十殿阎王),使全寺金殿华彩,名道峥嵘,焕然一新,如临洞天福地,琼楼玉阁,环境阒然。

  寺的西岩山腰,一株巨松,高逾十丈,遮天盖地,枝繁叶茂,身姿婆娑,一派生机盎然,因之曰“青松伞盖”,名不虚传。民间传说,日本鬼子曾欲伐而盗之,破而已有。谁料,钢锯刚刚举起, 对锯部位之鲜血便流淌不止,喷出外面,侵略者见状吓呆,拔腿就逃,民皆狂欢,惊呼神树。向南眺望,各种树棵,漫山遍岭,蒙络摇缀,参差披拂,风涛似籁,鸟鸣如簧,响声交合,回荡苍穹,整个山间就像一个翕动燮和的天地。山麓有古雅的铁梁桥,悉数用规整方石堆砌而成,横穿四根碗口粗铁棍作梁,故名。沿梁而过,低首俯瞰,真有“桥横索寒”之感,因而被誉为该寺奇观之一。 过桥直上,为一开阔地界,乃建前殿,崛地耸立,悬山脊顶,四角撅起,下垂铜铃,上戏猴禽。殿内正面为古印度须弥山四天王金刚塑像,东方持国天王,着白弹瑟而自适;南方增长天王,利剑在握而威武;西方广目天王,腾云驾雾而哧龙;北方多闻天王,暴风骤雨而镇定,俗称护世四天王。个性明显,各有千秋,面目狰狞,身形高大。周环小塑像,体态丰满,衣纹流畅,缨络玲珑,佩饰精巧,所有塑像眼目炯炯有神,望之栩栩如生。过前殿,跨小院,一则为正殿,此正殿又名断梁殿,传为木匠鼻祖鲁班建殿时,山摇地撼,天晴不雨,羊狗冒汗,砖瓦飞动,数夜不宁,廿日落成。他将此殿正中大梁有意裁短,故一端不及山墙,只好向下倾斜而殿却经年牢固,岿然挺拔。据说倘若阴天,这梁便自动伸起,与墙垛中立柱吻合,未见雨脚,如逢晴天,则又自动缩短,恢复鼓斜,因而被誉为此寺奇观之二,还有人把它称为“斜正梁殿。” 殿前有花栏石桥,龙柱狮桩,立于石桥前端,对称成配,设计和谐,后面涧壑悬泉,山丹花丛,虬藤葳蕤。远不见庙,近不见山,上不见天,下不见地,唯见万株青松作覆盖,绿色云锦翳如被。难怪有人将此种景象形容为南山之上的“海市蜃楼”、“寺庑浮世”。

  党承志的《伞盖青松》(自注:寺右废塔二,相传殿瓦自来不尘,即永不玷污尔):“寺傍山阿殿阁重,童童如盖荫青松。橙登彼岸歌金涧,泉涌灵岩漱石淙。林动微飙清籁远,龙归幽洞翠烟 浓。依稀一假匡庐景,只欠香炉瀑布峰。”

  这首七言律诗的首联、颔联和颈联都是描写伞盖寺及其周围环境的美好景色的,请看此处殿阁在山阿,青松童童盖,铁桥跨彼岸,歌声荡溪涧,仙山有泉涌,树林随风扬,幽洞翠烟浓,龙 吟而腾翔,清响而远运。抓住了特征,形神兼备,悉收其中,曲尽其妙,如画龙点睛,跃然纸上。尾联是诗人总结性的作比评价,发出的自然赞叹,仿佛目睹庐山景、香炉境,心旷神怡,乐而忘返。欲言此处较香炉峰稍有逊色的话,那就是只欠“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挂前川瀑布了,真是诗意纷呈迭出,一波二折,因而起到了“瓜熟蒂落,情满自溢”的作用。

  王治的《伞盖青松》诗云:“隐隐山间寺,青青涧畔松。团团拥大盖,郁郁当严冬。雪顶深栖鹑,寒枝怪伏龙。岩风朝暮激,雄籁旄霜钟。”

  这首诗描摹的着眼点是伞盖寺严冬的景象,但不是什么冰封雪盖、唯余茫茫妁流于一般的平铺直叙,而是将祁寒由地面升到了松林的梢头和高处的态势,锦心绣口,着墨铿锵。首联和颔联写松的庞大和茂密,以至隐蔽了山间寺,挡住了飞雪侵,植被下面的融融暖意不言而喻。而树杪之间呢?这里是白鹤栖雪顶(树尖处),寒枝伏苍龙,蜿蜒盘旋状,甲壳杂玉鳞。尾联是写声音,朝暮岩风激,穴音压钟声,袅袅不停歇,挟裹凛冽中。全诗既有静景,又有动景,既有方位,又有声音,配合协调,两全其美,虽说是冬锁万物、萧瑟凄冷的季节,却充满生机和活力,潜发一种春天的气息。

  杨维岳诗云:“精蓝高倚白云天,断碣消磨不计年。涧道岚光浮叠石,树头寒色咽飞泉。千林忽发真空籁,双塔能参无住禅。却解玻璃清净理,欲逃苦海寄修缘。”

  这首七言律诗的首联写伽蓝高倚云,断碣磨多年,涧道叠石岚光浮,树头飞泉寒气咽;颔联写色,即山岚之色和寒气之深;颈联写风声与浮图,且看风从林起,声由洞来,有风即有声,千木发巨响,双浮能参天,禅师无居此;尾联是诗人抒发感想,触景生情,欲超凡尘,摆脱烦恼,远离罪恶,跳出苦海,因此寄托于现在的修善化缘。积德成佛。

  《伞盖寺碑载诗》云:西推青松景最真,峰峦秀丽古犹今。岩山尽日谁为主,翠璧誉岩两岸分。

  这首七言绝句,开始是描写伞盖寺青松之美,忻州西推之冠,景象之真。其次是写其峰峦之秀,山色之丽,,古今皆然,得天独厚。再次,由面到点,戛然而合,提出疑问,当峰峦夕阳涂,白日依山尽之时,此处的景观又是以何为主、以啥为最呢?最后一句作了言约旨远的概括回答。那便是多娇的山岩和碧绿的松林,两者相得益彰,争辉竞艳,色泽分明,其景宜人,是一幅瑰伟的线条优美的山水。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