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黄河新闻网忻州频道 > 评论

也谈“临死抓个垫背的”

编辑:聂鑫  |  发布时间:2017-06-23   |  来源:黄河新闻网

  近日,一则新闻颇为引人关注——一老人跳河被发现后,四川仁寿县公安局龙马派出所民警杨立冬、辅警韩瑜先后跳入距岸3米、水深超2米的河中营救,岂料老人先后两次勒住两人的脖子往水里按,并不断高喊:我六十多岁的人了,我就是死也要拉你们年轻的垫背……(6月15日红星新闻)。

  “临死抓个垫背的。”“抓一个够本,抓两个赚了。”这句话如何理解?

  ——如果在抗日肉搏战场上,那是痛快淋漓,死又何惧?

  ——如果在江湖武侠演义中,快意恩仇,也可勉强称为快哉。

  ——在2017年6月15日,四川仁寿县,这样一个和平安静地方,人民警察勇救落水老人,却惨遭“垫背”。在这样的语境下,这样的辩护理由让人无语,真应诛心。

  请问:这位65岁的轻生老者,你是从厚黑国穿越来的么?求取其心理阴暗面积?

  在全民收看《欢乐颂》时,偏偏听到了这样极不和谐的音符。很多人看到这里,难免腹诽:太不厚道了。更有人愤而直言,救他干嘛?淹死这鸟人。就此,引发了又一轮“救人值不值”的讨论。

  此轻生老者为何如此“作”?

  仔细看这则新闻。被救老者上岸后第一句话就是问“为啥子救我嘛?”

  民警:“为啥子?为了我身上这身衣裳,为了我的职责。” 让我们把这个问题反抛给老者:“为啥子嘛?临死还要抓恩人做垫背?”

  细思恐极。

  公众应该还记得另一个著名的事件——“扶不扶?”深究起来,此事件较之更为可怕。“扶不扶”仅仅是讹财,“临死抓取垫背的”则是索命。对钱财的勒索上升至对生命的剥夺,两个样本事件的镜鉴,像两朵并生的恶之花,挑战了人性道德与善良的底线。

  当英勇救人不算新闻,施救者反受其伤成了新闻;当把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当作布施信条,而常被一记“世界吻我以爱,我却报之以恨”反手打回;当一个新闻事件出现,总能被佐以自带精神病或不是编制内人员予以解释……这样的行为,不仅伤害了警察本人,伤害了全世界善良的人们,也势必分崩离析最基本的人性道德基座。

  ——这才是社会痛点!

  也许这一事件还将被发酵、被人肉出更多的内容,这一事件,不应该短时即被娱乐星闻淹没、被喧嚣瞬间反噬!主流舆论更不应缺席于舆论场,事件本身仅限于被表达、被想象和被消费。 (尚东霞)

相关阅读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