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栏目 黄河新闻网忻州频道 >
忻州建设生态屏障挺起绿色脊梁
编辑:春晓     2015-09-09 09:57:39        来源:山西日报

壮哉乾坤湾

  盛夏赤日炎炎,步入偏关紫金山一带,确是另外一番景象。这里茫茫林海将滚滚热浪挡在林外,凉风在林下穿过,掀翻烂漫山花,惊起山鸡野兔。置身其间,谁曾想,数十年前,这里竟是一座濯濯童山。以钢钎为针,以树苗为线,偏关人硬是在这块不毛之地上绣出了12万亩人工林,改变了大山的颜色,锻造出了具有自己独特内涵的精神气质。

  在忻州,从黄河入晋第一县偏关向南划一道弧线,落在这条弧线里的河曲、保德、神池、五寨、岢岚、静乐七个县,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生态脆弱区。这里海拔高,气温低,风沙大,降水少,植被稀,土壤瘠薄。自然风雨的不断侵蚀,加上历史上连年战火的蹂躏,造就了“雨小不解渴,雨大成洪涝”的艰难生存环境,撑不起农耕社会的富足生活,流传下了晋西北祖祖辈辈传唱的“河曲保德州,十年九不收,男人走口外,女人挖苦菜”民谣,诉说着昔日穷苦荒凉的悲壮。

  与其坐以待毙,孰若起而拯之!

  有这样一组数字:忻州市地处吕梁山生态脆弱区与晋西北风沙危害区交叉地带,自然环境恶劣,植被恢复困难,“十二五”期间,全市有林地面积达到534.15万亩。特别是2014年以来,全市连续两年实施“林业生态建设年”,累计完成投资148909万元,营造林130万亩。目前,全市森林覆盖率达到15.9%,林木绿化率26.83%,城市绿化覆盖率达到32.11%,绿地率达到27.92%,人均公共绿地面积17.15平方米,生态脆弱的状况得到了显著改善,生态环境发生了历史性转变,人民群众更加直接地享受到生态改善、绿色发展的成果。

  栽下的是树,立起来的是精神——坚定不移、锲而不舍、穷而有志、奋发有为,成为忻州干部群众的共同价值追求

  生活在一个绿树环抱的环境中,既是现实的考量,也是千百年来国人的情结。田园诗派鼻祖陶渊明就得意洋洋地写到自己的村居“桃李罗堂前,榆柳荫后檐”,为后人留下了“带月荷锄归”、“采菊东篱下”等脍炙人口的佳句。忻州一位本土作家写到自己的昔日家乡时说,“每到春来,广袤的黄土高原上,能看到一片绿的地方,就是一个村庄,树下住着老乡。”同时,他不无遗憾地写到,“田野中很少有树,偶尔突兀地立着一棵歪脖子柳树,大多是孝子插在坟头上的哭丧棒,后来恰逢了一场雨,活了,就成了一棵树。”

  追溯历史,忻州并非生就便是荒凉之地。不必说,保德曾名“林涛”,合抱古木犹存,可想见曾经怎样的林海苍茫,脚下的保德红土,埋藏着珍贵的三趾马、四棱齿象、大唇犀化石,这些坚硬的“龙骨”向人昭示,在2300万至533万年前这里的水草是多么丰盈,森林是多么茂密;也不必说佛教圣地五台山,300多座寺庙坐落在绿树丛中,全国最古老的木结构建筑南禅、佛光二寺,当时建寺的梁柱皆伐在本山;更不必说,汾河源头的宁武管涔山,作为华北落叶松的故乡,拥有80万亩天然次生林,在那个恐龙生存的中生代,那里森林覆盖着整个山川,针叶、阔叶的各种树木,养育着这块土地上的万类生机;单说偏关,历史上的守军为了便于侦测进犯来敌,将山梁上的大片森林砍伐殆尽,如果说这尚属民间说法,抗日期间就是血淋淋的事实了。日寇大肆烧山毁林,妄图逼迫抗日队伍无藏身之地就范,遗留下了一座座荒山秃岭,还有“真穷真苦”四个大字。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新中国成立后,在毛主席“绿化祖国”的号召下,70年前,保德一个叫作新畦的山村,走出一位叫作张侯拉的老人,孑身一人,钻进深山,60年不辍,植树100万株,无偿献给国家,挣下“野人张侯拉”的称谓,获得“全国造林英雄”的美名。在忻州大地,像张侯拉这样的造林模范还有很多,河曲苗二满红、苗混瞒,神池高富,五台胡存官,静乐宁琨。后人提起他们在干石山上栽树,无不用崇敬的语气说:“栽一棵树苗,要向大山磕三头。挖坑,要跪下挖,是磕第一个头;石头坑土薄只能种小苗子,下苗的时候,是磕第二个头;培好土浇上水,用石头片压上保墒,是磕第三个头。”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习总书记“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指示的引领下,忻州按照着力打造生态林业样板区和民生林业示范区的要求,探索生态脆弱区林业生态建设的新路子,又涌现出了偏关、保德、河曲、静乐、繁峙等新样板。偏关乾坤湾,浩浩黄河水在这里拐了一个弯,留下了极似太极阴阳鱼的图案后又扬长而去。这里黄河与长城携手并行,游人从四方赶来观光。昔日荒芜的山梁,已被苍松和大杏覆盖,远望对面山上密密麻麻的鱼鳞坑,活像巧手老人纳出的鞋底。不由得令人想起文学巨匠茅盾在延安创作的名篇《风景谈》里一句话:“自然是伟大的,人类是伟大的,然而充满了崇高精神的人类的活动,乃是伟大中之尤其伟大者!”

  无论是在汾河谷底的静乐,还是在黄河之畔的保德,无论是在雁门关下的繁峙,还是在偏头关上的偏关,植树造林一线的职工们反复说一句话,时代进步了,虽然拉树苗农用车取代了毛驴车,虽然有了造林的新技术使苗木成活率极大提高,虽然有了好的机制和投入保障,但是忻州人坚定不移、锲而不舍、穷而有志、奋发有为的精神在植树造林、改善生态环境的实践中提供了强大的动力。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看着眼前的亭亭如盖大树,忘不了是当年的前人留给我们造的福,若干年后,我们也会成为前人,现在栽下的树苗也会阴泽后人的后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而林业工作者更是养一方水土的一方人。

  咬定青山不放松——面对贫困落后较劲不叫穷,面对干石荒山较量不叫难,面对责任使命较真不叫苦

  进入新时期,随着生态文明提到新高度,经济步入新常态,忻州市委、市政府在谋划全市总体发展思路上,确立了“生态强市”的发展战略,化无为有,明媚的阳光、清新的空气成为后发地区的新资源、新优势。

  樱桃好吃树难栽。忻州市是典型的生态脆弱区,基础差,欠账多。14个县(市、区)有7个县被列入吕梁山生态脆弱区,面积占到全市的42.8%,是我省吕梁山水土保持生态区与晋西北防风固沙生态建设区的重叠区。为此,忻州始终把造林绿化作为“一把手”工程,对林业工作的领导力度只加大不减小,资金支持只增加不减少,目标考核只加强不减弱。通过签订责任状,明确县(市、区)政府是责任主体,县(市、区)长负总责,做到林业重点工程亲自部署、亲自参与、现场督导,推进力度前所未有。偏关县在一把手工程引领下,绿化面积达139万亩,被全国绿化委员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林业局联合授予“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突出贡献单位”,县委书记王源被省劳动竞赛委员会评为表现突出的县委书记,记个人一等功;五寨县实施京津风沙源治理和13万亩退耕还林工程,受到省政府的表彰;岢岚县实施六大林业工程,完成造林8万亩,受到省政府的表彰。

  毋庸置疑,“国家要绿,农民要富”是辩证统一关系。要“建设绿色生态新城乡”,对忻州这个经济欠发达地区而言,具有别样的重要意义。该市提出了“围绕东西两山,大运、五保、灵河三条高速,黄河、汾河、滹沱河三条主要河流,着力构建吕梁山防风固沙生态圈、太行山水源涵养生态圈、南北两川生态经济圈”的精品工程大框架,通过大工程带动绿化大发展。

  大工程绝不意味着“大呼隆”。忻州市根据不同地理条件,因地制宜,实现精准绿化,探索总结出了干石山上建屏障,土石山上建森林,丘陵沟壑建体系,缓坡农田建基地,平川盆地建林网,纵横公路建林带,城市郊区建公园的治理模式,2014、2015两年营造林130万亩,全市形成10万亩以上集中连片工程7处,5万亩以上工程6处,1万亩以上工程12处,山地森林公园5处,湿地公园3处。到“十二五”期末,五年完成营造林300万亩以上,森林覆盖率达到18%,森林蓄积量达到2123.54万立方米,林业产值年增长15%,重点区域生态治理取得显著成效,国土生态安全主体屏障初步形成。这些大工程整村、整乡、整山系、整流域大规模推进,大动作、大气魄震撼人心,成体系、立体式的综合治理将从根本上改变晋西北荒凉的面貌。今年5月份,省林业厅对忻州市营造林工作进行了集体督查,总体评价为“忻州有精神、有底气、不服输、敢创新,走出了过去的低迷,树起了自己的旗帜”,综合评价为“良好”,并对全市营造林工程按照山系、流域集中布局、规模推进的实施特色给予了高度评价。

  据了解,忻州市在解决造林用地上,出台造林投资项目优先向林业专业合作社和造林大户倾斜政策,提出“让有钱人种树,让种树人发财”,整合盘活土地,推进土地流转,使宜林地集中连片治理,出现了林地返租倒包、林地置换、林地入股等新机制。

  合作造林更成为一种潮流和趋势。

  有和省直国有林管理局合作的。国有林管理局有资金和技术优势,地方有宜林地流转和管理优势,强强联合,扩大造林面积,加快了绿化进度。与五台山国有林管理局接壤的繁峙、五台、代县、原平纷纷合作;岢岚县则与管涔山国有林管理局“联姻”造林,实现了“两好合一好”。5县2局合作造林72000余亩,总投资5577万元。

  有与企业合作造林,做到“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宁武县将4个驻境煤炭集团动员起来,两年来共完成精品造林23000亩。岢岚依托周通公司实施45000亩绿色生态园开发项目,对宜林荒山实行整流域治理。代县30多家民营企业总投资3000多万元,绿化面积7000多亩。

  忻府区更是创新机制,引进太原康培集团,建设万亩苗木产业基地,培育苗木品种达30余个,为忻州转变林业发展方式进行了成功实践。

  曾经有人批评“年年栽树不见树”,教训就是重栽植、轻管护。林业系统也有一句“三分栽七分管”。忻州市加强顶层设计与基层创新,在加强依法治林的基础上,强化日常管护,制定了“管护十策”,确保造林成效。除了建立专职队伍,形成了县有防火护林办、乡有护林站、村有护林队、户有监督协管员的四级联动管护网络,新造林地与施工方签订管护合同,启动加入森林保险,实施防火网格化管理,对重点管护区聘用专职护林员引入GPS巡护管理系统,封山禁牧,公益林定人定岗护等措施外,还先后推广通道绿化带实施围网管护、五寨县“购买集中承包管护”的经验、繁峙县“地上地下同时防,根茎叶果全面防,物理生物化学综合防”的防治病虫害措施、岢岚县禁止重点管护区林地新建墓设坟的经验。

  在生态空间营造山清水秀,在生活空间营造宜居适度,在生产空间营造集约高效。造管并举几年来,收到了新造林地成活率高,旧造林地保存率高和无重大森林火灾、无重大森林病虫害、无重大毁林案件“两高”、“三无”的良好效果。一行行绿树连缀成一片片绿荫,装点了大地,打扮了生活,造福了忻州的百姓。

  以“三加三不减”为根本遵循——让忻州绿起来,美起来,走出一条生态脆弱地区造林绿化的独特道路

  人需要回头看,才能走得更远。工作也是如此。

  靠着一树三叩头,靠着党的政策,靠着科技的支撑,靠着机制的引领,忻州走进了大打大干的战场,奏响了绿化忻州、美化忻州的最强音。

  你看那些大工程:保德县的贺家山、木兰山造林工程,造林绿化面积21.5万亩;偏关县的乾坤湾、老牛湾、紫金山造林12万亩,沿黄通道74公里绿色长廊工程;河曲县的李家峁生态综合治理新造乔木2.5万亩、改造提升灌木林1万亩及沿黄和环城林带建设工程;岢岚县的荒山造林5万亩及62公里通道绿化工程;静乐县风神山荒山造林10万亩,泉庄流域重点绿化工程10万亩及沿汾河两侧1.7万亩绿化工程;五寨县深沟子综合治理10万亩工程,繁峙县砂河北坡10万亩连片工程,宁武县3万亩环城绿化工程,神池县环城2.1万亩荒山造林。这些大工程如同一条条苍龙缚住了流失的水土,视觉上震撼,成为晋西北美好明天最亮丽、最浓重的底色。

  正在进行的还有忻府区银山荒山绿化、定襄凤凰山生态植物园建设、代县鹿蹄涧经济林园区、原平灵河高速通道绿化、繁峙经济林园区、五台县沿忻阜高速荒山绿化等林业重点工程。特别是,2014—2015两年全市实施的130万亩林业重点工程项目的完成与往年建成的绿化点块连成片,沿忻保、灵河、忻阜高速及大运、108国道等纵横交错的绿色长廊,行走之中,绿色流动成飞舞的飘带,指向了富而美的未来。

  还有镶嵌在晋西北大地上的那一颗颗绿宝石:保德贺家山荒山造林10万亩,混交造林成规模,林道绿化成景观,管理区域成游园,造管并举成亮点,成为黄土丘陵沟壑区抗旱造林技术组装配套的示范区。保德县飞龙山城郊近2万亩森林公园,既为近城园林添彩,又为远城森林扩模着色;既为生态文化强功能,又为宜居城市增景观。偏关县天峰坪经济林,既改善了自然生态,又增加了农民收入,实现了干果经济林集约化、产业化、生态化,成为吕梁山生态脆弱区经济林示范区。偏关县紫金山生态经济型造林4万亩,成为“山区混交林分好,丘陵干果管理好,生态经济布局好,规模开发效果好”的干石山造林示范区。偏关县乾坤湾、老牛湾8万亩困难立地示范造林,成为“黄河入晋第一湾,造林绿化第一景,生态旅游第一处,美丽偏关第一点”的生态景区。忻府区、静乐、宁武、岢岚、保德沿忻保高速荒山造林二十万亩,宽林带绿化71公里,绿色长廊建设成为晋西北一道靓丽的风景带,初步达到了多树种配置形成稳定的林分结构,多模式布局构成复层的生态景观、多典型组合建设高效的现代林业,多措施并举打造的一流生态环境的效果。河曲县沿黄河通道绿化和环城绿化,基本实现了荒山延伸绿化、路渠林园共兴、园林小品多现的新景象。

  珍珠诚可贵,项链价更高。这些一颗颗散落在晋西北大地的绿宝石,今日绿化了大地,他日或许串在一起,又是一条美丽的绿色岛链,造福生活在这里的人们。

  在忻州,林业富民,发展干果林产业,是当仁不让的选择。

  偏关县把农民增收作为林业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制定了“县建片区、乡建基地,统一核算,县给经费,专业施工、保证成活,免费供苗,优化品种,技术帮扶,确保受益”的建设方针,已建成仁用杏经济林4.2万亩,实现了由点到线,由线到面的规模扩展,为农民增收奠定了基础。

  代县干果经济林已发展成为农民增收的项目,现在仍保持每年万亩的增长速度。目前已形成几个规模大、管理精、效果好的典型。全县建设成功5.7万亩仁用杏经济林,已有1.5万亩挂果。仁用杏林进入盛产期后,年产值可达8500余万元,群众称之为“摇钱树”。

  保德县在传统枣林的基础上,延伸扩张枣林枣业规模。不仅为河山着绿,而且成为农民致富的绿色银行。五台县出台了发展核桃经济林惠民政策,采取了政府供苗、农户自栽、谁植谁有的办法,使核桃经济林建设走向园区化、规模化、产业化。全县建设核桃等干果经济林13万亩,为林业转型发展和产业富民夯实了基础。原平市发展核桃、仁用杏、红枣干果经济林18万亩,2014年仅核桃收入万元以上的农户就达585户。神池、五寨、岢岚发展沙棘、柠条灌木经济林,五台、定襄、静乐发展文冠果、花椒、玫瑰等经济林。目前,全市干果经济林栽植总面积达116万亩,建成加工厂13家,年产值1600余万元。

  绿化忻州大地已初见成效。荒山沟壑有了绿衣,河流水渠有了绿带,村庄有了绿景,农田有了绿网,风沙少了,河水清了,空气鲜了,可以说已见成效。 

 (王利强/文 韩忻德 范黎明/图)

河曲李家峁生态综合治理区

代县仁用杏经济林

保德红枣经济林

繁峙——北山

云中河美景如画

                        

  相关链接
忻州市春季造林工作走在全省前列 ( 2015-06-28 )
忻州市政府专题部署绿化造林工作 ( 2015-03-04 )
 
img